第219章 挑战结束啦(1 / 1)

立海大,yyds! 江涞 2006 字 1个月前

众人震惊地看着那个被打出来的窟窿, 将目光又移到光风霁月的幸村脸上。

嗯,脸——在场男男女女没人比得上。

嗯,精神力——直接pass,他们不想被比到泥土里。

嗯, 网球技术——算了算了, 也就不二和忍足花样稍微多点, 其他人不够看不够看。

嗯, 力气——额, 这点已经证明了——就桃城球拍和后头铁丝网上两个洞和地上那个坑,谁能说他力气不大?

这才是最离谱的吧?!

明明一个看上去柔柔弱弱、身材纤细的美少年, 你力气比人家专攻扣杀的桃城还要好是几个意思啊?

人金刚芭比至少都带个金刚的词,你浑身上下哪里和金刚搭边?

回应他们的是幸村十分官方的微笑。

“最后一球,就让你们感受一下黑暗吧。”幸村如是说道。

感受黑暗?什么意思?

对面的桃城海棠没有意识到他话中的意思, 场外有一些人面色已经变化了。

“幸村的招式,要施展出来了。”乾喃喃道。

“啊?什么招式?”菊丸歪着脑袋问。

“青学的二位,给你们一个忠告, 眼睛和耳朵可以不需要, 但是心里得有扇窗户。”

幸村在说话时完成了抛球,振臂,挥拍。

球以相较于之前而言相当慢的速度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缓缓地落到对面场地。

落地,原地弹了几下。

鸦雀无声。

“桃城学长和海棠学长他们怎么了?”朋香抓着樱乃的手臂摇了几下。

球场上的两个人,站在原地瞎挥动拍子,嘴里大喊着什么。

是个人都能在他们脸上看到慌乱和惊恐。

周围的嘈杂声也证明了这点。

“这,这是什么招式?”不少人都被这一招吓到了。

“幸村的成名绝招——灭五感, 能够通过网球剥夺对手的感官, 无论是嗅觉味觉视觉抑或听觉都能一一剥夺, 最重要的是,他还能剥夺掉你的触觉,所有你和外界接触的媒介,都会给你砍断。”观月手指在绕着头发打圈圈,语气有一丢丢的优越感。

你们不知道幸村的资料,我知道。

听见这话的切原撇了撇嘴,有什么可骄傲的?你尾巴都翘起来了,哼,我知道的幸村部长的信息比你多多了!

“啪嗒。”

“啪嗒。”

两声,球拍从二人手中滑落。

外面围了一圈的人惊叫出声。

“海棠学长!阿桃学长!”

两个人怔怔地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这是……触觉,触觉也消失了。”不二喃喃道。

“幸村,居然如此强大?”大石不敢置信,或许对他而言,幸村和手冢迹部是站在同一线的,他没有考虑过其他的可能性。

也许,幸村之所以被和他们排列到一处去,是因为本身没有人给他单独划一道等级将他排进去呢?

他脑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啊——”

桃城“扑通”一声重重地跪在地上,两只手无所适从地四处摸索,灰尘和汗水混杂在一起,脸上不知是汗还是泪,神情失措惶恐极了。

“阿桃……”菊丸弱弱的喊道。

大石攥紧了衣角,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这是什么样的能力!能够将人影响到这种地步?

海棠也坐在了地上,表现没有桃城那般外放,却也看得出他的紧张和失措。

两个像在黑暗中摸索着的盲人,伸着手乱舞着,却触不到一只可以将他们从粘稠漆黑的空间中援助他们的手。

多无力啊。

“幸村君,只是切磋一下,不至于这么狠吧?”大石皱着眉,看向幸村,不赞同道。

“不至于,不至于,只是剥夺了他们的五感而已,我们部长还没上大招呢。”仁王嬉笑道。

梦境都没上,更别提两个招式混杂在一起了。

这点程度,顶多让人精神恍惚个一阵子,如果真有了什么心理阴影,那就说明第一你心理素质不好,第二你不够热爱网球,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说法了。

“欸,原来你们管这种招式叫狠啊?”丸井歪了歪脑袋,语气上扬。

“那你们是没经历过天天被灭五感的三四次的感觉,连续一个月,换你们也能习惯。”切原接下去他的话。

“那就到此结束吧。”幸村没有欣赏别人挣扎的爱好,他打了个响指,解除了灭五感。

他原本还想看看这两个人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挣脱出来,果然,能够在第一次灭五感时就自己挣脱出来的情况少之又少。

浑身被汗湿透了的桃城和海棠忽觉世界一亮,嘈杂的声音灌入耳朵,一时间有些头疼。

又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我还活着!

我回来了!

二人大口喘着气,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窒息般的感觉消失后,二人张大了嘴巴疯狂吞入空气。

终于逃出来了!他们从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中脱离出来了!

场外众人见到这两个人的模样,又将目光在幸村脸上转了转,面色不定。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光风霁月的大美人,下手起来这么狠,一言不合就就剥夺对手的五感让对方成为瞎子聋子哑巴。

太恐怖了吧!

再听听立海大的切原说了什么——他们居然连续一个月天天被灭五感好几回!

你们立海大的人都是抖M吗?

这么变态的招式居然还适应良好??

是你们不对劲还是我们不对劲???

桃城和海棠没感再看幸村的脸,怕再次陷入那个暗不见底的漩涡。

两个被放过一码的二年级生大喘着气从地上爬起来后就面色不太好地往球场外走。

一回去就被众人围了起来,关切地询问起来到底在那几分钟内经历了什么。

“我感觉整个人被泡在一片黑色的水当中,跟鬼压床一样怎么都动不了。”

桃城如实回答。

“差不多,呼吸不上来,怎么挣扎都没有用。”海棠点头赞同。

二人的无力是个人都看见了。

立海大部长幸村精市,竟恐怖如斯!

这还是他才复健完不久的状态,要是再给他一段时间,那得进化到什么地步?

原本还觉得自己有一战之力的千石,稍微萌生了一点退缩之意。

大魔王本人看上去不像是刚刚打了球的样子,和操场上慢腾腾散步了两圈的人一样,完全没有运动少年刚刚打完一场比赛的模样。

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千石桑,要接着来吗?”在千石陷入头脑风暴的时候,幸村已经转向他,嘴角弯起了一个礼貌又疏离的弧度。

心里稍微纠结了一下下,千石还是坚定了自己最开始的念头。

“来吧,我也想见识一下幸村桑你的实力。”

还是挺有胆识的。

不少人心中评价道,尤其是教练组的几位。

虽然这几年山吹的伴田教练因为年纪大了推掉了每年的青选,但他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

千石也是个好苗子。

接下来他展现出来的实力更是让他们坚信了这一点。幸村对于千石的评价也不错,有实力,敢拼搏,又兼具常人少有的运气,如果他坚持下去的话未尝不能成为一名职业的网球运动员。

只是,有些事情,天赋起到的作用有时比努力更重要。

就比如天生运动细胞发达的亚久津和才接触网球一年不到就能和越前打个不相上下的小金,他们都是老天追着喂饭吃的人。

幸村同样也是天赋型的,但他其实并不觉得自己是靠天赋来吃饭的,本质上他和平等院他们是同一类人,找准一切机会磨砺自身、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才是他们的态度。

立海大的大家也基本上都是走的这条路。

哪怕知道自己未来不会在网球这条路上走远,却也会抓住一切和队友一起努力的机会提升自己。

与其说他们天天训练是纯粹是为了网球或者或是为了立海大的荣耀,更多的其实是享受和队友们一起努力拼搏的时光,享受这份已经存在许久并将持续更久的友谊。

打网球这件事其实要是想打什么时候都可以,珍贵的是同他们一起打网球的人啊。

努力变强也是因为不想成为队友们的拖累(才不是会被加训翻倍累到吐呢),想和伙伴们一起去更大的舞台上感受不同的风景。

说回这场对决,千石因为抽时间练了许久的拳击,成效很显著。

如果说他原本的实力排在这群被青选生们的中等偏下水准的话,现在应该有靠近上游的水准了,即便还没到第一梯队。

幸村也没有怎么为难他,和他来来回回打了很多球。

明眼人都看出来他是在喂招,不然要是和上一轮青学的二年级组一样用灭五感的话千石都不一定能够挥几拍子的。

但越是这样,越能让周遭的人感受到幸村的深不可测。

一些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招式在他手中就跟活了一样,一点刻板的套路都没有。

其实这一点在很多立海大的正选的比赛中都能看到。

他们不会一板一眼地去训练一些特定的招数,虽然他们也有固定的挥拍练习,但实际上幸村给他们排的训练单很多都是锻炼得他们的实战能力。

没有足够的实战经验你怎么能在赛场上随机应变呢?

要是全按照教科书来岂不是你脚一动手一抬对手就知道你要出什么招了?那比赛还有什么悬念呢?

一局终了,幸村还是披着他那件飘逸的外套,半点没有下滑的迹象。

只是简单的喂招,还用不上他多跑动。

因此他身上也是没什么汗的(他本身就是不易出汗的体质),气息也没有对方一样紊乱。

简而言之,二人的对比恍若一个刚刚打完太极的老手和一个刚刚体测完的死宅,高下立见。

千石都快翻白眼了。

累的。

他刚刚全程都在追逐那颗小小的球,都没有心思关注幸村的动作。

光是接下每一球都耗费了他无数心力。

“啊,今天不是特别lucky呢,不过幸村桑的确给了我很大的惊喜~”他故作轻松道。

也就是幸村没有对他下狠手,不然他也没有说风凉话的机会了。

没看青学那两个人还处于怀疑人生的阶段吗?

这就是幸村精市的实力吗?这还只是他展现出来的冰山一角?

他真正的实力究竟有多强悍?

他们不敢想。

“幸村部长最棒啦!”

小迷弟们夸夸群又开始输出了。

这下没有人再敢质疑幸村的实力和执教水准了。

幸村收起球拍,掸了掸肩上不存在的灰尘,微微歪头。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的话,那我们就开始训练吧。”

“是!”没人敢不听。我们就开始训练吧。”

“是!”没人敢不听。我们就开始训练吧。”

“是!”没人敢不听。我们就开始训练吧。”

“是!”没人敢不听。我们就开始训练吧。”

“是!”没人敢不听。我们就开始训练吧。”

“是!”没人敢不听。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