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娘要嫁人(1 / 1)

闹出了孩子溺水这样的大事儿, 社员们也没心思抓鱼了,毕竟鱼肉是好吃,可自家兔崽子的性命更重要。

那群跟着张小宝下河的孩子被杀鸡儆猴, 河边打完了还不够,回家还得再被胖揍一顿。

顾建国好不容易安顿好钱知一, 回到生产队就听见到处都是鬼哭狼嚎。

虽说乡下打孩子很常见, 毕竟孩子太皮,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可这么多人家一起打的场景也实在是少见。

他拉住一个社员一问,才知道在自己离开生产队的期间, 大队里头还差点闹出人命来。

“这些小兔崽子该打,不好好教训他们, 以后还不得把天都捅破了。”顾建国暗骂了一句。

他没直接回家, 反倒是先去了老顾家, 见大侄子脸色红润,不像是受凉的模样才松了口气。

顾明东正在指导双胞胎杀鱼,想着今天雨停了, 一直没回家的二弟三妹肯定会回来,顾明东决定来一桌全鱼宴。

双胞胎年纪小, 杀鱼的动作倒是有模有样,看得顾四妹乐不可支。

顾建国一进来, 顾明东嘱咐了儿子两句, 转身迎出来。

“阿东, 今天也是多亏了有你在,不然张家那孩子怕是没了。”顾建国心有余悸的说。

顾明东心底还在想水底的东西, 听见这话回了一句:“毕竟也是看着长大的孩子。”

而且发现水底的异样, 倒也算是意外之喜。

顾建国想起来又骂:“就是平时打得太少, 这么大的水还敢去河边。”

顾明东对此不置可否,毕竟在事发之前,张小宝自家父母都不当一回事儿,别人提起还觉得自家孩子水性好,能下河捉鱼。

骂完了孩子,顾建国才提起另一件事:“钱知青也是倒霉,打雷劈了树,倒下来压着房子,别人都没事儿,就他被压了个严严实实。”

“幸亏卫生所检查了,说手脚都没断,就是被重物压得太久,体内有些淤血得好好养着。”

也不知道该说他倒霉,还是命大。

一提起钱知一,顾建国更觉得烦心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顾明东一听,好奇问道:“那他人呢,怎么没一道儿回来?”

顾建国眉毛都耷拉下来了:“别提了,好不容易人醒了,不是说这儿疼,就是说那儿难受,医生都说没事儿可以回家养着,他倒好,偏要赖着。”

钱知一这次受伤是因为房屋倒塌,医药费自然得大队里头负责,正因为如此,顾建国对他压根没事儿,却赖着不出院的做法十分不满。

“我算是看明白了,就算没事儿,钱知青肯定也会想着法子偷懒。”

顾建国对钱知一的印象原本就不好,经此一事就更差了。

“那他就一个人在卫生所待着?”顾明东倒是不觉得奇怪,以钱知一想尽办法逃避劳动的架势,好不容易有了正当借口,他会放过才怪。

顾建国拧了眉头,低声道:“刘家大妮在那边陪着,哎……”

刘大妮名不正言不顺的陪在那边,等刘家人知道了,估计得闹起来。

顾明东同情的拍了拍三叔的肩头,这就是他为什么不想当大队干部的原因,一堆鸡毛蒜皮的事情能把人烦死。

“三叔,今天雨停了,太阳也出来了,在你回来前大家伙儿先把水田里的水放了一些,就等你回来好安排育苗。”

顾三叔一听农忙的事儿,果然将钱知一抛到了脑后。

“对,还是春种的事情最重要。”

说完拉着顾明东就往田里头走,等看见原本被雨水覆盖的水稻田,经历了一早上已经被放得差不多,顾建国才露出几分笑容来。

河水这么一淹不是没好处,藏在地里头的虫子都淹死了,唯一要担心的是土地的肥力会被带走,不过他们申请到的化肥比去年还多,倒是不用太担心。

“看着这两天就能育苗了,老天爷开眼,总算能赶上。”

之前他还担心一直下雨,到时候秧田不好弄,没想到暴雨很快就停了。

两人在田间转了一圈,偶尔还能看见社员一边干活儿,顺便把被堵在稻田里的鱼捞起来。

一瞧见顾建国过来,社员们纷纷将手背到身后,憨笑着看着他。

顾建国挥了挥手,只当没看见。

虽说稻田里的鱼也该是公家的,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春天上山挖野菜采蘑菇,夏天下河捉鱼,只要不过分,或者拿出去买卖,这种给家里头添个菜的行为,顾建国才不会管。

私底下,顾建国还对大侄儿说:“你说上头也是奇怪,自古以来就没见过不让农民上山打猎,下河捞鱼的。”

反正这事儿他看不明白。

顾明东笑着说道:“如果人人都觉得有问题,那这样的政策迟早都会调整。”

算算时间,再过几年也该松动了,到时候这个小山村就会迎来新的机遇和挑战。

“希望吧。”顾建国叹了口气,心底不是很看好。

“咱们这儿还好,每次去镇上总觉得心里头慌。”

其实这两年比已经比一开始好多了,那时候才叫人心底害怕,三天两头的闹腾,就连乡下地方也不能幸免,王麻子和吴老三可没少吃苦头。

后头下放的四个人也是,刚开始三天一□□,连生产都差点耽误了。

顾建国也只提了一嘴,很快就回到了种地的事儿上,去年他们生产队大丰收,得到了公社的奖励,顾明东还作为代表,去周围生产队宣传经验。

这可是上河村生产队从未有过的荣光。

一直到现在,顾建国出门遇见别的生产队的人,他们都要提一嘴去年的事情,顺便夸他家大侄子能干,让顾建国心底很是骄傲。

再有今年还没开始,王书记就把顾建国叫去,专门嘱咐过让他们专心搞生产,绝对不能骄傲自满。

顾建国琢磨着,就算不能比去年更好,也得保持那个水准,不然上河村的脸可丢大发了。

两人正商量着呢,三个男知青哭丧着脸找过来了。

“大队长,男知青的房子塌了,被埋了的家什挖出来倒是能用,可没房子,我们住哪儿啊?”杜明愁眉苦脸的问。

顾建国这才想起来,男知青所已经塌了,看那惨样肯定不是修一修的问题,钱知一没回来,可知青所还有三个男知青没地儿安顿。

他一时也有些头疼:“要不这样,你们先在社员的家里头住一段时间,等忙过了春种,大家伙儿能腾出手来,再帮你们重建知青所。”

耽误春种是不可能的,春种期间,谁有那闲工夫帮人收拾屋子。

杜明无奈的叹了口气:“能有社员愿意吗?”

男知青其实心底也不乐意去住社员家里,当地人家里头人口多,住进去难免有磕磕碰碰的。

当初刚来上河村的时候,知青们还嫌弃知青所居住条件太过于简陋。

等后来跟其他生产队的知青们联系上,他们才知道对比起来,有单独的知青所那是碰上了大运。

隔壁下河村就没单独建知青所,知青到了地方,都是直接安插到当地社员的家里头居住。

城里来的知青跟乡下的社员从小的生长环境不同,日子能过到一起才怪,遇上好说话的一些还好,遇上糟心的家庭,那叫一个生不如死。

男知青还好,如果是女知青,那遇到的事儿就更多更麻烦了。

听完了其他下乡知青说的奇葩事儿,上河村的知青很是知足。

他们也知道,当地的社员打心底嫌弃他们,瞧不上他们,认为他们干啥啥不行,顾建国为了避免冲突,肯定还是希望他们单独住,免得产生纠纷。

可惜现在正遇上农忙,杜明几个心底也明白,生产队是不可能单独抽出人手先帮他们修房子的,只能先忍忍再说。

杜明兄弟对视一眼,开口道:“大队长,那麻烦你了,帮我们找个好说话的人家。”

不用他们开口,顾建国肯定不能找乱七八糟的人家,不然到时候出了问题,还不得他这个大队长出面解决。

这住所的问题不能耽搁,顾建国先找上了年前造了新房子搬出去,原本老房子有空屋子的人家。

谁知道那几家社员一听,连忙摇头。

“大队长,你是知道的,我们家实在是人太多,住不下了,这才咬牙借钱造了新房子,现在哪儿有地方给男知青住。”

“大队长,我们家三个闺女,这还都没嫁人,让男知青住进来成什么样子了?”

“新房子我们自己住,他们要是愿意的话,老房子倒是随便他们住。”

顾建国看了看这家的老房子,在前几天的暴雨中被冲塌了半边墙,哪里是能住人的。

倒是也有人乐意,但转身就问:“大队长,不是都说知青有补贴吗,他们要住我家的话,那补贴是不是能给我?”

顾建国给气乐了:“你哪儿听来的瞎话,这批知青从下来到现在,就压根没发过补贴。”

也许最开始那两年,主动下乡的知青是能拿到补贴的,但过了两年国家发不出来,补贴就消失了。

钱知一他们那一批就没拿到过补贴,更别提后头再来的那群了。

一听没有补贴,主动邀请男知青们入住的社员立刻变了口风:“那算了,我们家房子太小,实在是腾不出地方来了。”

顾建国气得够呛,要不是他家两个儿子的新房子还没造好,家里头实在是没地方,他肯定就带着男知青回家住了。

临了,顾建国又想起来顾明东家的老房子。

等他过去一看,老房子虽然破旧了一些,但当初造的时候用料好,果然还完完整整的。

“阿东,你家老房子……”

话音未落,顾建国就瞧见吴巍从里头走出来,看见他便拘束的笑起来。

“这,他们怎么在你家老房子里?”顾建国顿时拧起眉头来。

顾明东一拍脑袋,忙解释道:“三叔,我忘记跟你说了,昨晚上咱山脚下滑坡了,把他们几个的屋子全给压得严严实实。”

“得亏我担心生产队的猪崽子,过去看了一眼才发现,这才把人救出来了。”

“要不然就他们几个老的老,小的小,还不得活生生被压死在下头。”

顾建国也被吓了一跳,忙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早说啊!”

虽说是下放的臭老九,可到底也是人命,再说吴巍也帮了村里头不少,顾建国是绝对不想让他们出事的。

“那不是刚撞上知青所也塌了,我想着等你处理完再说,就给忘了。”

顾明东是真的给忘了。

顾建国叹了口气:“你让他们住这,生产队怕是会有闲话。”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露宿街头吧。”顾明东坦然的说,他可不怕别人的闲话,生产队关于他们家的闲话还不够多吗?

顾建国去看了看山脚下那地方,只看到一片小土包,可想而知昨晚上有多么惊险。

相比起来,知青所那边倒是小巫见大巫了。

倒是猪圈没事儿,这让顾建国心情好了一些。

“算了,暂时也没工夫给他们盖房子,让他们先住着吧,等忙过了春种再说。”

只是这么一来,男知青们住哪里又成了问题。

比起事儿多的知青,顾明东很庆幸自己先下手为强,让郑通四人先搬了进去。

要不然他们家屋子空着,顾三叔肯定得把人先安排进来。

这人要是进来了,再想让他们离开可就难了。

瞧着顾三叔因为知青们的事儿为难,顾明东建议道:“三叔,其实社员们不想让男知青住进家里,除了家里头有女儿,新媳妇的忌讳,其他家都是怕知青粮食少,也没补贴,住进去之后还得吃用他们家的。”

顾建国一琢磨,确实是这个道理。

知青所塌了,被子之类的抢出来晒干了还能用,可粮食泡了水总会有损失。

顾明东继续说道:“知青所塌了,生产队肯定是要负责的,不如从生产队抽出一部分钱来作为补贴,这样社员们得了好处,肯定就愿意了。”

生产队的公账是顾明东做的,所以知道账上有盈余,还能负担起这部分。

顾建国听了,果然觉得有道理。

“也对,队里头可以先给补上,等忙过了这一波就给他们修房子,也花不了多少钱。”

说完转头打算再去问问。

让顾建国没想到的是,一提出有补贴,社员们就开始争着抢着让男知青去自家住。

有女儿的也不担心了,屋子少的都说能挤一挤,弄得顾建国一个头两个大。

他索性问几个男知青:“你们想住哪家,自己选吧。”

杜明三人面面相觑,如果有条件,他们还是喜欢住一起,毕竟几个人有革命友谊,相互之间也已经习惯了。

可社员们的屋子有限,根本不可能容纳三个人一起住。

就在这时候,王麻子忽然跳出来:“大队长,要不然让他们住我家。”

顾建国一愣,心想着王麻子虽然名声不好,还有前科,但他们家屋子有两间,他就一个人,自己住一间,三个男知青住一间,倒是也算合适。

杜家兄弟却是知道王麻子的“丰功伟绩”的,皱眉有些不乐意。

跟这样的地痞无赖住一起,他们睡觉能安心吗?

社员们显然也这么想,刘三婶在人群中嘲笑道:“王麻子,就你那人品,人家知青住进去能安心吗,可不得天天晚上都得提心吊胆的。”

王麻子也不是好招惹的,直接喷回去:“你他娘有功夫管别人家闲事儿,倒是先管管自家女儿吧,好好的姑娘上赶着倒贴人男知青,你也好意思出门。”

刘三婶被这混不吝的话气得浑身发抖,再想到不听话相亲,偏偏跑去跟男知青鬼混的女儿,一时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王麻子呛了回去,又说道:“大队长,三位男知青,我知道自己以前名声不好,你们肯定也信不过我,这样,你们住那屋子,我搬出去,但补贴的钱还得给我。”

顾建国被他弄糊涂了:“等等,你搬出去?你搬去哪儿?”

王麻子往人群中一扫,又挺直了后背:“大家伙儿也知道,我媳妇跑了好多年,小柱他娘也没了男人,如今他们家也没个男人,我就琢磨着给她当个上门女婿。”

“啥玩意?”

顾建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社员们也纷纷哗然,倒是吴老三低着头站在人群最后头,心底后悔自己说完了,王麻子可以这么干,他完全也可以啊。

入赘虽然丢人,可好歹有了女人,吴老三一辈子讨不到媳妇,很是羡慕打跑了一个媳妇,还能再找到一个的王麻子,即使这媳妇年纪大长得老,但好歹也是女人。

他一双眼珠子滴溜溜转,在生产队女人的身上打转。

王麻子说出口之后,反倒是流利起来:“我怎么样也是个男人,能下地赚工分养活他们娘儿几个,以后我们一家四口就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刘三婶却像是抓住了把柄,大声喊道:“好啊,大家伙儿过来看看,我早知道这俩眉来眼去的没好事儿,他们俩这是乱搞男女关系。”

“我呸,我就知道你不是啥好人,还有脸去说别人家。”

王麻子却早想好了对策:“我们男未婚女未嫁的,合情合理,再说我们是正经的结婚过日子,怎么就算乱搞男女关系了?”

“她可是个寡妇,谁知道你俩是不是早就好上了?”

“刘家的,难不成你还想来封建社会那一套,让女人守寡一辈子立贞洁牌坊不成?”

在场的社员窃窃私语,都朝着这边指指点点,只可惜刘寡妇不在,王麻子是个厚脸皮的也不怕他们说。

顾建国咳嗽一声,止住他们的声音:“这事儿是你自己想的,刘寡妇知不知道?她同意吗?”

周围也不见刘寡妇一家的踪影,自从死了大儿子,刘寡妇除了上工的时候,其余时间总是待在家里,像一个隐形人一般。

他倒是不反对寡妇再嫁,生产队死了丈夫的女人再嫁是非常常见的事情,能守住的反倒是少。

王麻子连忙道:“她同意,大队长,趁着今儿个大伙儿都在,也给我们当个见证。”

顾建国皱了皱眉,心底觉得王麻子不是什么好的托付对象,但如果双方愿意大伙过日子,他也没必要棒打鸳鸯。

顾建国没意见,不代表刘家人没意见。

许久不见的瘪老刘忍不住了,跳出来骂道:“我呸,你想啥好事儿呢,刘家的房子是我大哥留下的,难不成还得便宜你个野男人。”

王麻子脸色一黑,暗道当初要不是瘪老刘在村里头势大,他跟刘寡妇也不用一耽搁就是这么多年,一直没能让刘小柱喊一声爸。

“大队长,我不同意,这是我们刘家的房子,她一个寡妇凭什么做主,她要嫁人可以,滚出去,孩子和房子都得给我留下。”

“大柱死了,小柱可还在呢,我大哥还没断根!”

顾建国眉头拧得更紧了,瘪老刘这话虽然残忍,对刘寡妇而言十分不公平,却是符合生产队一贯以来的做法。

王麻子脸色变幻莫测,忽然说了句:“说了是我入赘,以后爱花和小柱还是姓刘,赚了钱,我就好好的把他们养大,让他们上学读书。”

“我也不图刘家的房子,房子以后留给小柱,知青们总不会住一辈子,我有自己的房子。”

“怎么,你拦着我入赘,难不成你家愿意帮忙出钱,供着俩孩子长大?”

一声逼问,掐住了瘪老刘一肚子话。

周围的社员也傻眼了,暗道王麻子是不是傻,虽说他条件不好,还劳改过,可刘寡妇比他大了快十岁,家里头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他这是入赘之后给人当牛做马,替老刘家养孩子,图什么?

别人不知道王麻子图什么,顾明东却是知道的。

王麻子就图刘小柱这个儿子,在老顾家搬家之前,顾明东三天两头都能听见王麻子翻墙进门,跟刘寡妇发生争吵。

跟刘寡妇一心惦记着前头的儿子不同,王麻子见别人家的孩子都能上学读书,自家小柱却只能待在家里头,人也瘦竹竿儿似的,心疼的不行。

顾建国见瘪老刘黑着脸不说话,便开口道:“老刘,如果王麻子同意入赘,也不让两个孩子改姓,后头还愿意供他们读书,那你们也没啥好挑的。”

瘪老刘黑着脸,冷哼一声:“罢了,骚蹄子要嫁人,我也管不住。”

叫了几十年的嫂子,一日之间就变成了骚蹄子。

不管别人怎么说,王麻子心底还挺高兴:“大队长,既然刘家也同意了,那我待会儿就搬家,就让男知青住我那屋,他们愿意住多久都行,只要给我补贴。”

有了补贴,他才能送儿子去读书。

于是这事儿就算定了。

顾明东看完了这场闹剧,慢慢悠悠的转回家,顾四妹主厨,双胞胎和顾芸打下手,一桌的全鱼宴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顾明东刚进门,就听见外头传来车铃声,一探头,倒是惊讶问道:“你们怎么一块儿过来了?”,王麻子心底还挺高兴:“大队长,既然刘家也同意了,那我待会儿就搬家,就让男知青住我那屋,他们愿意住多久都行,只要给我补贴。”

有了补贴,他才能送儿子去读书。

于是这事儿就算定了。

顾明东看完了这场闹剧,慢慢悠悠的转回家,顾四妹主厨,双胞胎和顾芸打下手,一桌的全鱼宴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顾明东刚进门,就听见外头传来车铃声,一探头,倒是惊讶问道:“你们怎么一块儿过来了?”,王麻子心底还挺高兴:“大队长,既然刘家也同意了,那我待会儿就搬家,就让男知青住我那屋,他们愿意住多久都行,只要给我补贴。”

有了补贴,他才能送儿子去读书。

于是这事儿就算定了。

顾明东看完了这场闹剧,慢慢悠悠的转回家,顾四妹主厨,双胞胎和顾芸打下手,一桌的全鱼宴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顾明东刚进门,就听见外头传来车铃声,一探头,倒是惊讶问道:“你们怎么一块儿过来了?”,王麻子心底还挺高兴:“大队长,既然刘家也同意了,那我待会儿就搬家,就让男知青住我那屋,他们愿意住多久都行,只要给我补贴。”

有了补贴,他才能送儿子去读书。

于是这事儿就算定了。

顾明东看完了这场闹剧,慢慢悠悠的转回家,顾四妹主厨,双胞胎和顾芸打下手,一桌的全鱼宴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顾明东刚进门,就听见外头传来车铃声,一探头,倒是惊讶问道:“你们怎么一块儿过来了?”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