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四海茶楼(1 / 1)

然而,这阵笑声并没有持续太久。

当一个披头散发,衣服被鲜血染红的女子出现之后,所有声音便戛然而止。

“老……老……老板,我……身……体不受控……制啊?”

“我也是,怎么办?”

听着两人的询问,掌柜狰狞的脸庞上出现了惊恐的神情。

他严重低估女子化鬼后的实力了。

光是气势,就能压的他们动弹不得,更不要说真实力量了。

他现在非常后悔,干嘛没事要在荒郊野外开这个黑店,开在城里不香嘛?

女子出现之后,看都没看三鬼一眼,便直接来到了已经不成人形的男子跟前,

看着他凹陷的双眼,以及扭曲成麻花的四肢,叹息了一声,伸出苍白无血色的右手,覆盖在了其头顶上。

熟悉的声音,立刻让男子想到了什么,满是血污的脸上,漏出比刚才还惊恐万分的神情。

“对不起,对不起,淑兰,是我不好,你原谅我好不好……”

男子的求饶,女子没有丝毫波动,按在其头上的手一扭。

“咔嚓~”

求饶声戛然而止。

做完这些,女子对着三鬼一招,如抛石倒放一般,三鬼不受控制的被其摄入手中。

一切结束,女子看了一眼侯九明两人离开的方向,便在一阵凄凉的哼唱声中消失了踪影。

…………

两人结伴同行,路上在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毕竟魏占杰带着兵器,侯九明看着人高马大,没有人会愚蠢的得罪这样的组合。

只是花了三天不到的时间,就来到了坚石城。

为什么叫坚石城那?

因为这里地处边关,是防御外敌的第一座城池。

平常时候,也是撼岳国内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因为它沟通边贸,大量的商人往来,造就了城市的繁华。

就像此刻,一些穿着明显与撼岳国不同服饰的人,乘着载货的大车小车,排队进城。

而在高大的城墙下面,实木包铁的大门敞开,两排手持长枪的守城军,仔细检查着来往的行人和商队,以免其中混入奸细。

队伍行进速度很快,排了没多久,两人便在交纳了两文入城税之后成功进城。

“候兄,就此告辞,多多保重!”

“保重!”魏占杰来坚石城有事要办。

所以,在入城后,主动提出告辞,侯九明没有挽留,毕竟他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

看着魏占杰消失在人群中,侯九明四处打量了一下,想要寻找一个客栈暂时住下。

以后的事情,可以慢慢谋划。

正当他四处张望的时候,一个穿着破烂,脸上乌漆嘛黑的十三四小孩出现在其面前。

“大哥要向导吗,一天只需要两文钱!”小孩声音怪异,似乎是刻意改变声音,不让人听出他原本声音。

对于这一点,他也没在意,第一次来坚石城,的确需要向导,于是,就点头说道,“前面带路,先找一家便宜又干净的客栈。”

“好的,您跟我来!”小孩似乎因为生意达成非常高兴,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着不同,带着一股兴奋劲,甚至走路的时候都能看出轻松不少。

在小孩的带领下,沿着主街道,一直走了十几分钟,才来到一家叫幸福客栈的地方。

里面的生意并不怎么好,当他来到之后,小二立马迎了出来。

不过在这个同时,还对那个小孩点了点头。

显然,两人是认识的。

在小二的带领下,侯九明先看了看房间,见收拾的挺干净,就定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在坚石城闲逛了。

熟悉一下环境。

在此期间,他还从小孩哪里套出了不少坚石城的消息。

比如说,坚石城有三大帮派,和十几个小帮派。

小帮派不说,大帮派分别是金钱帮,八宝帮,以及铁腕帮。

其中,金钱帮是城内一些有势力之人,组建维护自身利益的帮派,基本不参与城内的地盘争夺,只维护自己原有地盘,和背后势力的利益。

而八宝帮和铁腕帮,都是从拼杀中崛起,最大的经济来源就是地盘上的保护费、赌档和鸡苑,所以,对地盘格外重视。

两个帮派,也因为地盘问题经常性的大大出手。

不过,为了防止这两家吞并小帮派壮大自身,威胁到自己,金钱帮沟通小帮派,形成守望相助的同盟。

并趁机立下规矩。

你们两个大帮派随便打都可以,但就是不能灭了小帮派,不然,金钱帮就要和所有小帮派一起围攻不守规矩的帮派了。

如此之下,两大帮派出于忌惮,只能暂时隐忍,而坚石城,也在这种情况之下形成了诡异的平衡。

除了帮派,坚石城还有几大家族。

其中,城主府洪家势力最大,因为他掌握着坚石城五万城卫军的虎符。

其次,是铁拳武馆胡家。

他们家的武馆遍布整个坚石城,只要是坚石城学武的人,几乎都出自他家。

另外两个,都是行商世家,一个肖家,一个李家!

这四家属于城内顶尖的家族势力。

晚上回到客栈,侯九明摸清楚了坚石城的大概情况,也定下了接下来自己的方向。

…………

这一天,侯九明,客栈老板,以及给自己带路的小孩,都静静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其中小孩满脸期盼带着恳求的望着侯九明。

看到他的眼神,侯九明无奈道。

“不是我不答应,而是你太小了,干不了重活,我马上开张的铺子,可是每天都要挑很多水的,你确定你能做?”

迎着怀疑的目光,小孩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我能做,你别看我小,可在家里,什么活都干,水我每天都挑,绝对能够胜任伙计的工作。”

她这边刚说完,客栈掌柜的也在旁边帮衬到,“是啊侯老弟,你别看飞英年纪小,可这一片就没有不知道她能干的,

这小子是个好孩子,心疼自己的奶奶,十二岁就出来干活,砍柴、帮人洗衣服,做向导,就没有她干不了的,

你给个机会让它试试,实在不行,在辞掉也不晚啊!”

陶飞英的恳求眼神,还有客栈掌柜的劝说,使得侯九明心中有了动摇,想到反正开的店铺除了打水,其它活也不重,不如就让她试试。

小小年纪,男扮女装的出来讨生活不容易,像其她人,恐怕还待字闺中呢。

这样想着,侯九明心中果断做出决定。

“好吧,那就试试,不过丑话说道前头,要是让我不满意,倒时候可别怪我把你辞退。”

“老板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陶飞英激动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脏兮兮的小脸上满是感激。

“好了,明天就开始进店干活吧,开张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好的老板,我一定准时到!”

事情谈完,侯九明有和客栈老板寒暄了两句才离开。

………………

半个月后,坚石城主街道上,一家名叫四海茶楼的茶馆开张。

茶馆装修别具一格,面向大街的方向不是大门和墙壁,而是一条带座椅的栏杆,坐在那里,一个侧身,就可以居高临下的看到街上来往行人。

而大堂之内,位于一般客栈的柜台,变成了一个高于地面半尺有余的木台,上面摆着一张长条桌,和一张官帽椅。

此时,官帽椅上正做着一个老者,一手醒目,一手折扇,唾液横飞的讲着撼岳国老将军扫清山野拦路山匪的故事。

“呔~,贼子纳命来!

只见黄老将军手中重锤如推山倒柱一般的砸向猛虎寨二当家…………”

台上讲的热闹,台下也不平静,每人面前都放着一壶雾气缥缈的茶水,客人不时端起来饮上一口,并品头论足一番。

“你别说,这茶刚入口的时候还不怎么样,可喝下之后却回味无穷,让人忍不住想继续喝下一杯,真是好茶。”

“可不是吗,我还是头一次这样喝茶,简直太妙了,茶汤与之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仅如此,这碧绿的茶水,看着就有一种让人心静的禅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