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自作自受(1 / 1)

“淑兰!”男子悲痛的喊叫突然响起,接着,就听到一声清脆的菜刀落地声。

“当啷~”

“不好!”侯九明与长须男对视,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妙。

顾不得其它,连忙冲向屋内,等推开门,发现女子已经倒在血泊之内,只见其神色凄凉,脖子之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殷红的鲜血,正止不住的往外流,在其手边,则掉落着鲜血染红的菜刀。

“淑兰,何至于如此,以我们的感情,我岂会怪你……”男子跪坐在到底的女子身旁,一脸悲痛,声音沙哑的痛哭着。

看到这种情景,侯九明惋惜不已,以为女子重视名节,举刀自刎了。

“等等,自刎?”低头看了一眼女子脖子侧后方的伤口,那深度,自刎可达不到。

你见过那个人自刎用那么大力气,几乎将脖子砍断一半?

而且,伤口位置还是侧后方?

在看女子,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是满脸凄凉,现在听了丈夫的哭泣,嘴角竟然浮现了自嘲?

不应该是为了名节悲愤自杀,或者听到自己丈夫的话感到欣慰吗?

现在这个表情是什么鬼。

想到这里,不由的将目光看向了男子。

男子不用说,神情泪水都非常逼真,没有任何破绽。

但,没有破绽就是最大的破绽,整个屋子只有男子一个活人,女子如果真的像他猜测的那样不是自杀,

那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这个男子。

原因嘛、很多!

比如,恼恨夫人失了贞洁,又或者孩子死了,让男子失去了活着的动力,准备自我了断,

于是,先杀了自己的妻子,在准备自杀,可事到临头却害怕了,造成如今这种局面。

两种可能都有可能。

而侯九明想到这种可能,看向男子的目光不由变得厌恶起来,语气冰冷的质问。

“为什么要杀她?”

话音刚出,正在哭泣的男子声音戛然而止,旁边的长须男子也将目光投向了他,漏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你什么意思?”愣了瞬间,男子回过神来,立刻愤怒的反问,那表情跟戳到痛脚一模一样。

看到他如此,侯九明更加确定,女子就是被他所杀。

“哼,我什么意思你清楚,废物一样的东西,保护自己的妻儿没本事,做起这种下作事到是挺在行。”

说完这话,也不给其分辨,转身就走,这样的垃圾,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另一边,长须男子似乎也明白了侯九明的话,在女子伤口上若有所思的盯了一会后,一言不发的同样转身离去。

至于那个男子,在被侯九明骂过之后,气的满脸通红,指着他的背影,“你……,你……你……”你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

回到房间,还没等侯九明坐下,长须男子便紧随而至。

“兄弟有礼了,在下魏占杰,还未请教高姓大名?”长须男子刚一进门,便非常豪爽的抱拳做自我介绍,并顺带询问他的名字。

“姓候,名九明,魏大哥请坐!”报了名字,侯九明顺势邀请魏占杰坐下。

而魏占杰,在互相通报了姓名之后,不等入座,便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候兄弟,那女子真的是被自己的丈夫所杀?”

“千真万确!”早就猜到魏占杰来意的侯九明,没有吊他胃口,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知讲了一遍。

魏占杰听后直摇头,觉得男子做法欠妥。

讲完这事情之后,两人都没有提去杀了男子,或者为女子报仇的事情。

魏占杰怎么样侯九明不清楚。

但他自己却是知道,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只要今晚那男子不离开,就一定活不过今晚了。

一个是因为那三人被他弄的太凄惨。

刚进屋的时候,虽然匆匆一眼,可也看清了三人的下场。

三人三个位置,已经分不清谁是谁,身上就没有完整的地方,更有一些手脚位置,直接被剁了个稀碎。

相当于千刀万剐了。

如果放在其它普通世界,这样死也就死了。

可在这个有鬼神的世界,如此凄惨的死法,要是不出问题,那就真的是见鬼了。

所以,在和魏占杰讲完,他便提出了一起离开的事情。

毕竟一起战斗过,放任不管,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对方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最后同意了这个提议。

当即,两人收拾行李,连夜离开了客栈,在这个过程中还各自讲了自己的目的地。

结果发现,两人目标一致,都是坚石城。

…………

侯九明两人的离开,并没有惊动后院的男子。

当他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此时,男子的情况并不妙,和侯九明猜测的不错,由于死的太过凄惨,三人怨气不散,直接变成了鬼。

并且,还不是最低级的孤魂,而是和炼气期修仙者一个层次的野鬼。

虽然只是野鬼中最弱的,可在怎么着都比普通人强,对付男子,简直轻而易举。

不过,三个鬼物并没有立即出手杀死他,而是百般戏弄,想要一血前仇。

男子几乎受到了三人差不多的伤势,第三条腿被废,胳膊也被扭断,拼命的呼叫救命,却没有人前来。

这种情况持续了半个时辰,眼看就要天亮,三鬼准备将他拖进屋内,慢慢炮制。

可就在这个时候,后院房间忽然传出一阵惊人的阴气,比起三鬼一起出现,还有犹过之。

“怎么回事?”掌柜的看着后院惊疑不定的问道。

“不知道啊!”小二满头雾水的回答。

“不好,快跑,肯定是那女子!”倒是那个陌生的男子醒悟过来。

“怕什么,我们三个,她一个,敢过来,再把她玩一遍!”掌柜的鬼身,一副骨架包裹着内脏,白色的骨头上残留着肉丝,

虽然一双眼睛黑洞洞,什么也没有,可看向后院的表情,却能让人感觉到一丝狰狞。

本来心中担忧的小二和另一个男子,听到他如此说,立马醒悟,“是啊,她一个,我们三个,都是新化的鬼,谁怕谁还不一定那。”

想起那小娘子娇嫩的身躯,两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

只不过,声带受损的原因,声音出来后变的异常难听,“嘎嘎嘎嘎~”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