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间接性共浴(下)(1 / 1)

停……停水了!

白鹿拍了拍水龙头,后者除了呲啦啦的响了两声外,再没有半点反应,他把水阀往左边调,没水,往右边调,也没水。

由此可得,彻底停水了。

“可恶,为什么偏偏是现在?!”白鹿关掉水阀,心中陡然生出了一股怒意!

这小区的物业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说停水就停水?投诉,必须得投诉,交了这么多物业费,水费电费也没少交,这地方居然连基本的水电都保证不了。

在原地生了好一阵闷气以后,白鹿忽然意识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停水的话,自己的洗澡水怎么办?

要是在平时,停水泡不成澡也就罢了,忍到第二天泡就行,但今天好巧不巧出去锻炼了那么久,浑身汗津津的,不泡澡绝对会难受,会失眠!

这将直接性的影响明天的作息时间,熬一夜,养三天,可不是说说而已。

想到这里,白鹿就更生气了,但生气只能气坏身体,解决不了事情,他很快冷静下来,必须得先想想办法,把自己今天的洗澡水研究出来。

所以,在家里断水的情况下,怎么搞到一浴缸的洗澡水呢?

最先想到的方法,就是去楼下接纯净水,但问题是,纯净水距离他所在的单元楼有点远啊,而且他就一个桶,这得接几趟?加上还得烧水什么的,一番功夫下来,累都累死了。

更重要是,停水肯定是全社区停,谁家都缺水,他能不能排上队还是两说呢。

一番考量之后,白鹿认定了这个方法不可行,那么,还有其他办法吗?

要是其他时候的话,必然是没有方法了,但现在,洗浴室里还有一浴缸现成的泡澡水啊!

虽然里面还有人泡着。

白鹿抿紧嘴唇,满脸的纠结,难道自己要泡别人用完的泡澡水?

哪怕是一个美少女用过的,那也是用剩下的啊。

虽然说,温泉和澡堂,甚至是游泳池都可以算作是别人的泡澡水,但怎么说呢,果然还是有一层心理障碍啊。

可是,他目前只有这一条路了,除非不泡。

白鹿在心里又狠狠的咒骂了物业一顿,踌躇了一阵后,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

陆霜节泡了有一会了,随时可能把水给放了,到那时可就万事皆休了。

他有些艰难的迈起步伐,来到洗浴室门口,敲了敲门,“霜节,泡完了没?”

“哦,马上就好,白鹿你等我一下。”少女那清亮的嗓音传出。

白鹿连忙道:“那个,别把洗澡水放了!”

“欸?为什么。”

“那个……停水了。”白鹿十分不好意思的说道。

门的另一边沉默了一会,然后才小声回答道:“我明白了。”

白鹿感觉快要羞耻炸了,有种社会性死亡的即视感,真不知道这一澡泡过后,他在陆霜节眼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果然,一切都怪那该死的物业!明明自己的人设应该是高冷的那种来着。

洗浴室里,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是陆霜节出浴了。

因为身体不便的缘故,女孩出浴花费了相当的一段时间,淅淅沥沥的水声,听得白鹿愈发的不知所措。

为了避免尴尬,他只好往后走了几步,几分钟后,洗浴室的门开了。

刚一开门,便有一股热风扑面而来,随即,裹着粉色浴袍的女孩坐在轮椅上,推着手轮缓缓走了出来。

女孩此时的小脸红扑扑的,低着头只顾看路,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

此时的她,就如出水芙蓉般清丽,藕臂上凝结着滴滴晶莹的水珠,分外诱人。

看到女孩这副刚出浴的模样后,哪怕是白鹿,也不免的一阵脸红,低下头不好意思去看。

随着低头,他的视线随之注意到了陆霜节的双腿。

女孩的浴袍并不宽大,小臂和一部分的双腿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她的双腿极为修长,皮肤如象牙般光滑白皙,因无法活动的缘故,变得略有些纤细,但却丝毫不影响其美感。

视线再往下移,是女孩那小巧玲珑的双足,白嫩嫩,一尘不染的漂亮脚丫十分规矩的并拢在一起,每一个脚趾头都宛若粉红的珍珠,整齐的并排排步着,似乎是因为紧张,小脚趾们轻轻的往回蜷缩着,可怜又可爱!光是看着,就让人有种强烈的想要把玩一番的冲动。

“有点……太漂亮了吧。”白鹿从未想过,一位成年女性竟然会拥有如此漂亮的双足。

说句有点羞耻和不当的话,这双脚的艺术美感,几乎与蒙娜丽莎的双手相当。

相比之下,自己的这双大脚丫子,感觉就是现代工艺的残次品。

“白……白鹿,我洗完了,你去洗吧。”陆霜节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对一个习惯了独居的成年男性有着多大的冲击力,只是低着头,小声提醒道。

“哦哦!”白鹿这才回过神,顾不得客套了,抱着浴袍连忙往洗浴室里走。

这地方不能再待了,再待下去,会被这姑娘认为自己是色狼的。

“对了!”陆霜节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道,“白鹿,我的衣服在洗衣机里,你不要看!来水后我会自己洗自己收的!”

“哦,知道了。”

“你慢慢泡,我去做饭。”她接着道。家里是有储备的纯净水的,虽然只有一桶,但用于做饭的话,绝对够了。

“那辛苦你了。”白鹿应了一声后,关上了门。

洗浴室内雾蒙蒙的,墙上镜子上充满了水汽,温度明显比外面高,白鹿刚一进来,就觉得有些燥热。

而这股燥热感的来源,身体因素和心理因素俱有。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平复着不平静的心情,刚才那一幕的冲击,着实有些太大了。

缓了好一会后,白鹿将衣兜里的东西找了个地方放好,接着脱掉衣服,将它们扔到放脏衣服的篓子里,抱着浴袍走到了雾面玻璃门后的浴缸前。将浴袍放在旁边的台子上。

然后,他将目光投向浴缸中的泡澡水,虽然是被陆霜节用过没错,但这缸水的水质仍然清澈,水面上飘着一串串的小泡泡,伸手探一下水温,发现这温度对自己来说刚好合适。

得亏陆霜节喜欢热水,不然现在只能泡冷水澡了。

说来也奇怪,在不久前,白鹿还十分抵触用别人的洗澡水,但在真正来到这缸水面前后,却几乎没怎么犹豫,很自然的泡了进去。

这缸温润的水,一点点浸透了白鹿的身体,舒缓了他身心的疲惫,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为此而欢呼。

浴缸很大,水量很足,足以容纳他的整个身体还有剩余,白鹿很快就只剩下了脑袋还在水面之上。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静静的享受着这独属于自己的片刻美好时光。

躺了一会后,白鹿忽然睁开眼睛,有些惊异的想道:“两个人同喝一杯水,被称作间接性接吻,那两个人共用一缸洗澡水,算不算间接性共浴?”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