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争执(1 / 1)

听到这样冷冰冰的语气,一旁陆霜节心中一惊,白鹿的态度怎么忽然这么差了?明明不久前还好好的啊。

她抬头看向青年,耳中回荡着他刚才的话语,随即反应过来,“难道说,是为了维护我?”

不等陆霜节多想,电话那头再次传出了声音,带着丝丝怒意:“小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白鹿虽察觉到自己失言了,但语气却没有一点软化,反而认真的提出了意见,“妈,我觉得女孩子只要身世清白,干干净净就足够了,能不能不要加那么多要求?”

然而,这话没有起到劝说的作用,反而更加重了母亲的疑心。

“所以,和你交往的那个女孩,是生病了吗?”

“没有!”白鹿否定道。

在他的理解中,截瘫并不能算病,最多算伤。

“那个女孩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你反应这么大干嘛?老实交待!”电话那头的语气冷了下来。

“妈你不要管了,反正我和霜节现在很……”白鹿顿了顿,才有些心虚的说道,“很恩爱,你不是让我谈对象吗,现在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你也别问那么多。”

“欲盖弥彰!”电话那头冷哼一声,“非要让我亲自过你那边去确认吗?小鹿,有什么问题赶紧交待,我去你那边车程用不了十五分钟。

你也是个大人了,被我亲自抓包的话,会闹得很不好看。”

白鹿抿紧嘴,不得不承认,母亲说得很有道理,但真的要将陆霜节的情况交待出去吗?

说实话,他说不出口,在普通人的印象中,截瘫病人就是废人,天知道母亲知道这件事后,会说什么难听的话。

不管别人怎么看,在白鹿和陆霜节的相处中,他已经认为女孩和健全的人全无区别,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当着人家的面揭这伤疤?

白鹿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决定先挂断电话,从长计议。

就在这时,一只微凉的小手伸出,握住了白鹿的胳膊。

后者抬头看去,发现女孩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带上了笑容,不是假笑,而是发自内心的恬淡的笑。

陆霜节先是摇摇头,示意他别挂电话,然后比着嘴型道:“我来说吧。”

白鹿没有动,面露担忧:“不要勉强自己。”

“没问题的,我从不勉强自己。”陆霜节笑了笑,将前者的胳膊拽了回去,同时俏脸凑近手机屏幕,轻声道,“阿姨您好,我是白鹿的女朋友,陆霜节。”

“小鹿的女朋友!”对面的声音有些讶然,同时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也一定被这女孩听到了,一时间因尴尬而没了声音。

趁此时机,陆霜节轻声道:“阿姨,刚才白鹿语气有些冲了,您不要放在心上,毕竟男生嘛,总是有些好面子的。”

电话那头迅速道:“他是我儿子,什么脾气我能不知道吗?我没生他的气。”

她顿了顿,平和道,“我叫你霜节吧,霜节,你跟我说说,小鹿瞒着什么不肯跟我说?”

“其实是我的一些身体状况啦。”陆霜节手抓着自己的衣角,紧张却字句清晰的说道,“因为一些原因,我脊髓受伤,双腿无法行动了。”

“什么!”电话对面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即音调一下子提高了八度,完全没有了刚才佯装出的温和,几乎相当于怒吼般说道,“你是瘫痪病人?!白鹿,白鹿你是怎么想的,居然交这种女朋友!你给我说话!”

听着这样的怒吼,陆霜节的脸色不由的一白,哪怕有很多套说辞,此时也没法说出来了。

白鹿心中一叹,他就知道,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像自己这样愿意认真了解截瘫病人的家伙。

绝大多数人在现实中或许会关心,会同情那些残障人士,但要说跟这类人打交道,做朋友,乃至交往,那么他们绝对会敬而远之。

他母亲就是这样的人,不管是地震救援,还是各种公益捐款,从来都是捐得最快的那一个。

她本身是一个很有同情心的人,但即便如此,当她真正面临要接纳一个截瘫病人作为家庭成员的问题时,也绝对不会答应,就像现在这样。

白鹿能理解母亲的想法,但是,心里不快的情绪却无论如何都压抑不住,他将有些受伤的陆霜节扶回沙发上,一把抄起手机,大吼出声:“陆霜节就是我女朋友怎么了?我就是喜欢她,妈你难道还想左右我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吗?

不要以貌取人,不是你教我的道理吗?你让我相亲,我已经相过了,所以,别再干扰我之后的恋情了。”

说完,白鹿也不听回复,啪一下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回了茶几上。

他有些烦躁的挠挠头,早知道就提前阻止女孩了。

说起陆霜节,他有些担心,不管是谁,被人相当于指着鼻子骂了一顿,心情都肯定不会好。

他连忙看向少女,发现对方眼眶微红,不停的吸气,俏脸绷得特别紧,似乎是在竭力控制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见状,白鹿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想去拿纸巾,却发现茶几上的纸巾不知跑哪去了,慌乱之下,竟伸出手,用指节轻轻刮走了女孩眼角的泪花。

感受着指节上温润的湿意,白鹿连忙歉意道:“我妈说话太难听了,对不起。”

“没…没事!”被擦走一次眼泪后,陆霜节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用手背抹去剩下的眼泪,语气微颤的回道。

“真的很抱歉。”白鹿继续道着歉,他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是我让你受委屈了,如果你觉得忍受不下去的话,我们可以“分手”……”

“都说了没事了,别太把我想得那么玻璃心!”陆霜节有些不高兴的白了白鹿一眼,“我只是一时有些没忍住而已,就这点小挫折还打不倒我。

就因为这事分手的话,我去哪里再找一个像你这么合拍的冒牌男友。”

白鹿眨眨眼,对这姑娘的心理承受能力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陆霜节说完之后,神色忽然一动,看向白鹿:“不过话说回来,你和你妈的争执其实是因我而起的,我倒想问问,你现在还愿意让我当你的冒牌女友吗?”

“愿意啊。”白鹿不假思索的道,“问题出在我妈那边,关你什么事?是她先说你的,她的错。”

女孩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虽然逻辑没问题,但没想到你居然是胳膊肘往外拐的那种类型。”

“她要是对的话,我自然维护她。”白鹿认真道。

陆霜节莞尔一笑,说道:“白鹿你知道吗,其实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残疾的躯体并不是对日常生活的最大妨碍,而是别人的歧视与偏见。

所以,遇见你真好。”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