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甜和咸两边都不是!(1 / 1)

白鹿推着陆霜节,迎着太阳在公园走廊上小跑着,因为是公园的缘故,里面基本上不存在任何交通工具,所以跑起来不会有危险。

另外,这样的小跑也代替了他在家里跑步机上的锻炼,今天就不需要额外花时间去锻炼了。

地面的石板稍微有些不平,使得轮椅行驶起来微微震颤着,从白鹿的视角来看,陆霜节的小脑袋随着轮椅的震动,被荡得一晃一晃,晃得次数多了,帽子就会歪掉,让她不得不抬手把帽子扶正。

这样的小动作次数一多,就会让白鹿感觉有些好笑。

跑了好一段路后,陆霜节忽然抬手指向河边:“白鹿你快看,是我认识的那两只野鸭。”

后者顿住脚步,顺着女孩指向的方向望去,便看到,两只灰扑扑的野鸭正在河岸边的一处水洼中相伴游荡。

陆霜节推动手轮,来到河堤旁,双手撑着大理石制的护栏,有些艰难的站起身。

白鹿见状,走到了女孩身旁,不过没有主动去扶,只是预防她摔倒。

“喂——”

待陆霜节将身子的重心倚靠在护栏上后,她便特别兴奋的冲这两只野鸭么打着招呼。

野鸭估计是真的认识她,听到声音后,探头探脑的往这边扑腾。

“白鹿,馒头!”陆霜节招了招手。

白鹿点点头,分了个馒头给她,女孩接过,手肘撑着身体的重量,细心的扳将馒头扳成小碎块。

她这样的姿态是无法抛物的,所以,她别处心裁的曲起手指,将馒头块弹了出去,准头还不错。

馒头块落入水洼中,两只野鸭便使劲扑腾着游过去,你追我赶的将食物吞入口中。

有时来不及,馒头沉了下去,它们便一次又一次的扎猛子进水下去找。

两只野鸭嘎嘎乱叫着,眼巴巴的等着陆霜节的投喂,模样憨憨的。

在旁的白鹿看着少女的笑颜,以及这两只憨态可掬的鸭子,非但不觉得闲,反而感到有趣。

没多久,两个不大的馒头就被两只鸭子分食一空。

陆霜节心满意足的拍拍手,将指尖的馒头碎屑拍掉,然后朝着野鸭们挥手道别。

然而,正当她准备抬手撑起身子坐回轮椅上时,她的手却是一抖,没抓牢扶手,整个人向侧边滑去。

白鹿眼疾手快,连忙伸手托举住她,避免了摔倒的情况。

抱住陆霜节的那一瞬间,他第一感觉就是——这姑娘好轻。

而且,腰也好细,感觉一只手就能握住。

随之感受到的,是女孩脖颈处传来的少女特有的奶香气。

白鹿下意识的耸了耸鼻子后,才发现自己的脸离人家女孩子太近了,赶紧撇过头,假装无事发生。

好在,陆霜节没有发现他刚才的行为,不然误会可就大了。

白鹿将少女慢慢放到轮椅上后,赶紧松开手,退后了一步。

“对不起啊,白鹿,刚才有点手酸。”陆霜节低下脑袋,脸颊发烫,声音也有些发颤的歉意道。

身为双腿无力的截瘫病人,刚才她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了承重的胳膊上,胳膊不酸才怪。

“没……没事。”白鹿摆摆手,脸庞同样有些烧,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同龄异性这么亲密的接触呢,思绪都有点乱了。

他赶紧换了个话题,“对了,咱们都在公园逛了这么久了,不如去吃点早餐吧。”

“嗯,好。”陆霜节也有意的想要避开刚才所发生的尴尬,轻轻的点了点头。

意见达成一致后,白鹿推着女孩走出公园,这时,他们才发现这里已经相距他们所住的明灯家园很远了。

不过无所谓,早点哪里都有,只要是能在居民区楼下开张的早餐店,味道都是经得起考验的。

白鹿和陆霜节来到一家还算宽敞的早点铺子里,店里人不算少,多数是些老人们,还有少数上班族。

而这些食客见到他们这样的组合后,都多看了他们几眼。

对于这样有些异样但却没什么恶意的目光,白鹿也算是习惯了,面色如常的推着女孩来到一处靠墙的角落,和她并排坐下。

他们经过一番商议,要了一笼包子,两根油条,两碗豆腐脑。

都是些现成的小吃,炸得焦黄酥脆的油条,热气腾腾的小笼包,以及白玉般晶莹剔透的豆腐脑,在一不留神间便被端了上来。

豆腐脑已经有了底味,想要味道更丰富些的话,桌子上有各种调味料。

“白鹿,你是甜党还是咸党?”陆霜节有些警惕的问道。

“怎么,你喜欢搞党.争?”白鹿讶然道。

“那当然,我可是坚定不移的甜党,如果你是咸逆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女孩拿起糖罐,目光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往白鹿的碗里加糖。

“这种无意义的竞争之心,究竟是从何而来?不觉得无聊吗?”白鹿摇摇头。

陆霜节不为所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后者被看得有些受不了了,无奈道:“我不是甜党。”

“果然么!”陆霜节低喝一声。

“但我也不是咸党!”白鹿平静道。

“诶!”女孩差点没刹住准备放糖的手。

“不管是甜咸,我都不喜欢。甜豆腐脑太甜,咸豆腐脑配料太杂。”白鹿说着,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油泼辣子,往自己的豆腐脑上满满的的盖了一勺,红油一瞬间扩散向四周,铺满了碗面,辛辣的味道十分冲鼻。

“硬要说的话,我是个辣党。”他认真道。

“居然还可以放辣椒!”女孩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像是知道了什么神奇的新知识。

“要来点吗?”白鹿邀请道。

“不……不了。”陆霜节咽了咽口水,连连摇头。

“也对,你的身体情况不能吃辣。”白鹿反应过来,放下辣椒罐,开始认真的将自己的豆腐脑搅合开,整碗食物都被染上了一抹鲜艳的红色。

见状,陆霜节还哪里敢再跟白鹿对线,老老实实的往碗里放糖,乖乖的吃着饭。

一边小口小口的抿着甜丝丝的豆腐脑,女孩还一边将目光投放在白鹿身上,发现对方正大口大口的吃着裹满辣椒的豆腐脑,被吓得一缩脖子,不敢再看了。

真是太可怕了,据说辣是痛觉,白鹿他不痛吗!

陆霜节夹了跟油条遮掩视线,嚼着香脆的油条,她的心里万分不解。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