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新的家庭(1 / 1)

美食在三人的一番努力之下,被扫荡一空。

“姐姐,要不你去把盘子洗了吧。”陆霜节看向吃得心满意足的姐姐,说道。

她和白鹿买菜做饭时都是出过力的,洗碗的工程,自然得交给干活最少的那个。

陆夏竹闻言,连忙站起身,却并没有收拾盘子和碗碟的意思,反而不动声色的往外跑,口中还嘟哝着:“哎呀,差点忘了我在医院还有事情没处理呢。”

“你今天不是请假了吗?姐姐!”陆霜节气道,这明显是找借口逃跑吧,一定是!

她有些气不过,推着手轮就追了出去。

一出餐厅,便看到陆夏竹已经相当利索的穿好外套,提起包包和保温杯开始换鞋。

见妹妹追了过来,她并没有太过慌张,一边将她那穿着洁白棉袜的小脚往休闲鞋里塞,一边笑着道:“霜节,这顿饭姐姐吃得很开心哦。”

“这不是姐姐你逃跑的借口吧?”陆霜节握紧粉拳,不满的敲了敲扶手。

“你男朋友可以帮忙洗碗的嘛。”陆夏竹有些心虚,赶紧找了一个替罪羔羊,并狡辩道,“而且,我怎么也算是个客人吧,哪有让客人洗碗的道理?”

“你……”陆霜节张了张嘴,却没想出反驳的话来,是啊,在姐姐看来,自己和白鹿是男女朋友,是准夫妻,几乎可以算作是一个新的家庭。

在这个新家庭里,姐姐的身份也只能是亲戚和客人,是他们这对准夫妻的招待对象。

姐姐说得没错,客人的确不应该亲自上手洗碗的。

可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和白鹿,只不过是表面夫妻,真实关系仅为合租室友罢了,自己要是老是叫他去做这做那的,肯定会引起他的反感。

就比如洗碗这件事,她之前叫白鹿帮忙做饭已经很不好意思了,现在又叫人家去洗碗?这怎么能行?

所以,这洗碗的活,只能落到自己身上了。

一瞬间,陆霜节感觉心里有些委屈,这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好不爽啊。

在她心里十分郁闷的时候,陆夏竹却突然呼唤了她一声。

“霜节。”

女孩抬起头,看到了姐姐那不知何时神色变得十分柔和的面孔。

“怎么了?”因为心里不舒服的缘故,陆霜节说话的语气有些冲。

“姐姐明天就要回岗位上工作了,虽然有些自卖自夸的嫌疑,但我好歹也是市里手最稳的神经外科医生,医院缺了我可不行。”陆夏竹摸了摸鼻子,微笑道,

“虽然这短短两天的休假里,还被叫回去做了两台手术,但总归是见证了你找到新的依靠的过程,这假期也算是过得很圆满了。”

听着姐姐这真切的话语,陆霜节心里的郁气眨眼间消散,不解道:“突然说这些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有感而发。”陆夏竹笑道,“我只是觉得你眼光不错,挑到个好男朋友。有他陪着你,我很放心。”

“那当然。”陆霜节轻哼一声,心里却止不住的嘀咕,“姐姐的眼光果然不行,居然这么轻易就相信了我们俩的关系。”

“那么,我先走了哈。”陆夏竹推开门,说道,“以后姐姐会时常来看你的。”

“过好你自己的生活吧,多大人了还没谈过恋爱。”陆霜节没好气道。

她和姐姐分居就是想让两者能拥有各自的生活,可不能让姐姐还天天记挂着自己。

“这个以后再说。”女医生跺了跺脚,确定鞋穿好后,看向妹妹,比着嘴型,极小声的说道,“受委屈的话,就跟我说。”

陆霜节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见姐姐关门,连忙道:“路上注意安全。”

随着一声轻轻的应答,门被砰然关上。

听着姐姐越来越远的脚步声,陆霜节先是有些失落,但很快就又振奋了起来。

没什么好失落的,此刻正是新生活的起点,应该抱着良好的心态去面对它!

女孩转动手轮,回到餐厅,开始收拾碗筷。

“你姐姐走了?”白鹿帮忙收拾着,问道。

“嗯。”陆霜节点点头,“她为了请假,跟医院里的同事换了值班,接下来这段时间可有她忙的了。

所以,今天还是放她一马,让她少干点活,好好休息去吧。”

“嗯,据说当医生是很辛苦的。”白鹿了然的点点头,起身抱起收拾好的餐盘,放进厨房的洗碗池里。

家里的餐厅和厨房,其实只有一道玻璃门作为隔断,几步路就能到。

看着池子里的碗,他不由的有些犯难,不管对谁来说,洗碗都是件痛苦的事情,吃饭吃得多开心,洗碗就洗得多辛苦。

“我来洗吧。”陆霜节换好围裙,开着自己的小车驶到了他身旁。

在高科技车车的帮助下,她站立起来,可以很轻松的够到碗。

“刚才让你做饭已经很麻烦你了,所以,洗碗就交给我吧。”她说道。

说话时,她已经打开水龙头,挤上洗洁精,开始清洗起餐具上的污渍。这间屋子的水管设计得很用心,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是暖融融的热水。

热水冒出淡淡的热气,水流冲击之下,一团又一团的泡泡如云团般铺满了水面。

女孩的一双纤纤素手在水中搅动,手背露出水面时,因光线的反射,看起来像是一块莹莹白玉。

“女生的手,都是这么细嫩的吗?”被挤到一边的白鹿看着这双小手,看得有些出神。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不对吧,明明自己在这闲着,为什么却是陆霜节这个弱女子在洗碗?

这倒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他只是单纯的觉得,既然吃饭有自己一份,那洗碗时自己也应该出出力。

想到这里,白鹿站不住了,赶紧来到旁边的那个池子,开始用清水涮这些洗过一遍的餐具。

女孩看了过来,轻声道:“都说了我来就行了。”

“我们一起洗吧。”白鹿说道,“你负责洗,我负责涮和擦干。”

他顿了顿,又道,“以后每次洗盘子,我们都这样分工,可以吧。”

白鹿已经基本了解了陆霜节的性格,这样谁都动手劳动的方法明显更适合他们两个相处。

陆霜节意外的看了前者一眼,笑了起来:“好啊,就这么定了!以后我们谁都不可以偷懒。”

“嗯,明天我去买两副橡胶手套,长时间沾水的话,对手不好。”白鹿擦着盘子,注意到了女孩那已经微微发红的小手,说道。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