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创作」(1 / 1)

采购完东西回家后,时间已经来到了五点半,那位医生姐姐此时仍在睡觉。

天色稍微有些暗了,对陆霜节来说,这正是做饭的好时刻。

她从自己房间的衣柜里摸出了一件米黄色的围裙穿上,换乘到那辆智能站立移动机上,调成站立模式后,进入了厨房。

“白鹿,不忙的话,帮忙打打下手。”厨房里,女孩那清脆的嗓音传出。

正窝在沙发上刷视频的白鹿听到自己被点名后,下意识的坐直身子。

随即,他眼底流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神色,这可真是够了,他明明是准备坐享其成的,怎么到现在自己还得参与进去了?

不过仔细想想也很正常,陆霜节毕竟是一位截瘫病人,让她一个人搞定三个人的晚餐,明显有些不现实。

所以,自己现在到底忙不忙?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他闲得很,除了每天的三四个小时工作时间,以及时不时发呆构思剧情外,其他时间都很闲,就比如每天的现在,除了刷视频就是看剧。

他当然知道看这些玩意没用,但该怎么说呢,他就是一个这样一个“自甘堕落”的家伙啊。

既然自己都这么闲了,稍微帮帮陆霜节的忙倒也没什么,晚饭总归是有他的一口嘛。

更何况,这次采购还是陆霜节付的账,说是以后的伙食费都由她出,就当是交了房租。

可是仔细算算,每顿饭都按这个质量走的话,那陆霜节的“房租”可就交多了。

而且,自己就算说不要,以那姑娘的性格,准要跟他急。

所以,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果然还是应该去帮忙的。

经过了一番心理斗争,白鹿终于站起身,不情不愿的走进厨房,像是被押往刑场的犯人。

在他的印象中,做饭是一个很麻烦的工作,又累又费时,谁会愿意干这种事情呢?

然而,当白鹿真正上手后,他才发现做饭或许并没有那么麻烦,相反,这是一件很像「创作」的事情。

当他亲手剥开每一颗油菜,洗干净内部的泥沙,整齐的码放在盘子里,看着它们那泛着玉质的光泽时,他会有种清爽的感觉。

当汆水后的猪肉被他仔细丈量,用刀分割成方方正正的方块,并在锅中被酱料染色,炖煮得晶莹剔透,任由那肉香与药材香发散时,他会很有成就感。

虽然做饭和写作听起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但当他真正上手时,却感觉两者有种莫名的相似。

写作时,得先构思人物,梳理剧情,然后才能将它们以文字的形式精准的落在纸面之上,并把握好写作节奏,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做菜流程与之相似,需要清洗食材,改刀修形,把控调味品的配比和火候的大小,最终做出色香味俱全的菜品。

毫无疑问,两者都是在创作,只是白鹿以前并未发现这一点。

另一边,电饭煲冒起了腾腾热气,饭香味飘溢而出。

白鹿和陆霜节挤在这不大的厨房里,看着一通努力后逐渐成型的晚餐,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白鹿,做饭果然很有趣吧。”陆霜节笑着问道。

白鹿闻言,连忙收敛起嘴角的那一丝笑意,轻咳一声道:“也就那样吧,总之很花时间就是了。”

“你是这么想的吗?好吧。”陆霜节稍微有点失望。

前者心中却是松了口气,可不能被别人发现他喜欢上了做饭,不然说不得以后就会变成家庭主夫了。

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只是一个帮忙打下手的,绝对不可以成为家里做饭的主力。

时间在汤汁的咕嘟声中流逝,很快,红烧肉便炖得差不多了,陆霜节亲自上手,大火收汁,出锅装盘。

白鹿这才发现,这姑娘的手劲是真的大,颠勺都轻轻松松的。

接着,他又看着陆霜节炒了一个香菇油菜,一肉一素,再配上米饭,这顿晚餐便已经非常丰盛了。

将菜放上餐桌,盛好米饭后,天色彻底暗了下来,接近七点了。

“没想到做顿饭居然这么花时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白鹿轻声感叹道。

“准备时间越长,做出来的饭菜才越香嘛。”陆霜节嘿嘿一笑,换乘到轮椅上,摘下围裙,来到餐桌旁,抄起筷子,迫不及待的道,“我们快开动吧。”

“等等。”白鹿迟疑道,“不应该先叫你姐姐吗?”

听到这话,陆霜节一拍脑袋,“哎呀,差点把姐姐忘了,我去叫她。”

说着,就准备推着轮椅去找自己那好吃懒做的大姐。

然而还没等她有进一步的动作,陆夏竹就揉着惺忪的睡眼走进了餐厅。

“老远就闻到肉香了,你们做了红烧肉?”女医生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打着呵欠问道。

她一手轻掩因呵欠张开的嘴巴,一手揉着肚子:“好饿啊,感觉像是三天没吃饭一样。”

陆霜节嘴巴一下子就鼓了起来,气呼呼的道:“说得跟我们不给你饭吃一样,明明是你睡了一下午吧,姐姐。”

“霜节,肉炖得烂不烂啊?不是一抿就化的那种我可不吃。”陆夏竹全当没听到,端着米饭乐呵呵的问道。

“不参与做饭的人没资格对食物做出评价,赶快吃!”陆霜节猛夹了两筷子肉塞到了姐姐的碗里,扭过头不再看这个讨人厌的姐姐了。

她将目光投向了身旁的青年,笑着催促道:“白鹿,快尝尝,看看咱们俩的手艺怎么样。”

“嗯。”白鹿夹起一块红通通,油亮亮的红烧肉,或许是为了迎合陆夏竹的口味,肉块炖得很是软烂,仅仅是轻轻的夹住,筷子都嵌入进了肉块中。

他张大嘴,将红烧肉一口包进嘴里。

果然,软糯香甜,肥而不腻,隐隐有药材香味扩散于口腔之中,若不是有瘦肉和肉皮的存在,白鹿甚至以为自己是在吃一口热乎乎的布丁。

如此美妙的口感,让他眼睛不由一亮,他本就是酷爱美食的类型,吃到这样的红烧肉,就像是老鼠进了米缸,满足极了。

“怎么样,怎么样?”陆霜节期待的问道。

“很香。”白鹿认真道,“不比那些大饭店做得差。”

“我就说吧,我厨艺很好的。”女孩毫不谦虚的将这份夸奖收下,神情很是得意。

她想了想,又说道:“当然,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啦,我会记在心上的。”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