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张伯上分顺利(我带爷爷上分市场营销)(1 / 1)

金迷 御井烹香 1752 字 3个月前

现在的年轻人, 如果说视频类应用完全没了解,那一定是怪人。不过年轻女孩会看直播的不多, 不爱玩游戏的, 不看游戏直播,女孩子对擦边热舞也没太大兴趣,毕竟直播平台上肌肉帅哥跳舞发嗲的也不多。

林俏和金曼曼接触得最多的还是带货直播间, 金曼曼是兼职做过晚奢堂的直播推荐, 不过效果不算太好,二手奢侈品的用户群还是比较局限,林俏以前对时尚没太大兴趣,赶新鲜在直播间买过些保养品,但她并不是真正在乎钱的人, 新鲜劲儿过去也就抛诸脑后,她只自信自己比金曼曼要稍微了解一些游戏直播, 因为她偶尔会去平台上看下电竞比赛。

是打算找主播来带飞吗?不过小主播很多都兼职陪玩的, 而且因为能开播验身陪玩, 收费还格外高。林俏想不出主播有什么能攻破难关的特质,暂时按捺着不出声, 见金曼曼打开分类,按人数多少开始陆续查看直播间。

她压根不看操作,目光很仔细地停留在每个花里胡哨的特效文字上:主播是国1主播,主播擅长什么英雄等等。看了十几秒, 便切换到下个直播间, 林俏以为她是在寻找内容较有趣的那种,旁观了一会又忍不住说, “现在是中午,大主播一般都晚上开播, 你看到的都是一些小主播,不会有多有意思的啦。”

金曼曼含糊地应了一声,关掉App,又开微信开始搜索通讯录,林俏被她一连串操作整得头晕目眩,眼睁睁看着她从通讯录里找到标了‘四海公会’的联系人,发了个表情过去,【现在忙吗?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你们手里有没有英雄荣耀板块刚入行的技术流中小主播介绍呀?我这里有大金主想上分哦,我们工作室想要乘势策划一个市场营销活动,请问有兴趣合作吗?】

哈?

林俏是看着金曼曼接这一单的,也是看着她从一窍不通开始接触游戏的,但现在金曼曼的跳跃性思路把她完全击倒了,“市场营销?”

“嘘!”

她又被嘘了,只好保持安静,看金曼曼和那边的负责人聊天。金曼曼只解释了自己的通讯录里为什么会有这条人脉,“这种公会,如果做得大,都是横跨平台,多维度布局的。我之前在某音做兼职的时候,不是还直播过几次吗?虽然成绩平平,但是他们也会给大量长相还过得去的女主播发挖角信息,问一下有没有兴趣来做才艺直播,或者去他们那里开拓带货直播这个新区块。”

只能说,美女的路子天生就是又宽又野,普通人只能承认差距,面对现实。林俏恍然大悟,“你刚是在找公会名字啊,看下哪个公会游戏这块做得好,主播资源多。”

“不止,还要看侧重点,比如有些公会喜欢要搞笑类,口条好的,有的收技术流,英雄榜1多的,看风格。我们需要的肯定是技术流主播,而且我要找特定省份的,我们的需求太特别,陪玩App筛选不出来,但主播在公会那里,登记的资料会更真实而完整。”

说话间,金曼曼已经和对面聊起来了,因为她要的是中小主播,还自带活动,“等于是商务的一种,而且给钱啊,虽然和我不熟,但对小主播来说也是好机会,他们会比较积极接洽。”

果然,这个是负责才艺直播的经纪人,对游戏块不是很熟悉,但聊了一下模式,便把金曼曼推给了另一个同事,金曼曼和他谈模式,“我们这里的费用,可以用礼物的方式来结清,帮助主播增加曝光率。活动的内容可以是‘带爷爷上分’,让我们这边的金主认个干孙子好了,直播双排或者三排带上分,希望你们能投放一些弹幕和水军,在社交平台对内容进行真实讨论。”

【讨论的风向,正反面都有,一些公开平台正面居多,比较专业的论坛上用嘲讽为主,可以带入一些‘把不适合这个分段的人带上来,是不是讨人厌’的争论,但是我们金主年纪大了,希望在能搜索到的地方,看到的都是羡慕、理解为主的论点,最好还有膜拜神豪的一些言论,这个可以安排吗?】

对方发来了OK的手势,【金小姐很专业啊,你们工作室是直播营销方向的吗?】

【差不多算是,这次是试水,之后说不定还有多形式合作。】金曼曼开始说到比较困难的部分,【我这边金主的水平大概在白银这样子,如果你能找到真正强力的打手,这样输输赢赢,不断换号的话,你觉得带他上前1%的可能性有多高呢?】

【我这几百个打手都是榜上有名的小孩,没问题的,不要把我们和野鸡陪玩比。】

【确认可以写入合同,和付款条件关联吗?】

【可以。】

【OK,那么,登上前1%之后就只能单排了,接下来我想问个比较敏感的问题,我看到你们的大主播很多都打上过国1,我想问,这个是可以操作的吗?】

对方发了个问号过来,金曼曼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说,单排中存在演员群吗?】

【如果存在,一把多少钱,能不能靠演员,让我的金主玩一些混子,亲自单排冲上国一?】

对面没声音了,林俏有些不可思议,但更多是‘果然’般的不出所料,“啊,真的有演员群啊。”

她对游戏热情不高,而以她的段位,演员也是很稀少的行为,但从常理来想,排行榜第一充满猫腻并不是罕见现象,林俏只是奇怪金曼曼怎么能猜到这点,她可不玩游戏。“曼曼,你能肯定真的有吗?你怎么猜到的?”

“因为有排行榜,而且这是五个人的游戏,而且到顶峰的匹配机制会决定,来来回回都是这一群人在打,而且人会有虚荣心。”

“?”

金曼曼在心底叹口气,心想林俏的确是不太聪明,“也就是说,其实只要掌握十分之一的高分段玩家,就能掌握游戏的结果,至少能保证有演员在的一方必输,如果一边一个的话,那输赢就很可以操纵了。”

当然,还有她观察到的现象,主播如果挂了国一标,人气会有一个显著的提升,当然这也很好理解,哪怕是公会都更喜欢给国一主播做营销,至少多个很好的噱头,所以主播一定有打国一的需求。

有需求,就一定会滋生市场,不论是主播和朋友们打招呼,托人情登顶,事后发几个红包,还是说直接和工作室接洽,算清一把输赢多少钱,把自己买上国一,演员群是一定存在的。只是主播自己本身也有实力,他们的预算当然也有限,能买得起的人群不会太多,但她们这里就不同了,预算接近于无限——钱能不能把一个白银选手买上国一,其实金曼曼自己都想见证奇迹。

当然了,工作室这边是无所谓,甚至可以明码标价,但公会一般是正经公司,而且因为和主播直接对接,如果传出公会与工作室联系紧密,对外影响会很不好,甚至直接牵连了旗下大主播的风评。所以金曼曼要以圈内的方式来接洽公会,但即便如此,她第一次出现的身份是带货主播,并非圈内经纪人,所以那边的回话应该也会谨慎。

果然,那边大概是去核实身份了,过了十几分钟回答,【这个东西,我们是没有联系,我们的主播都是靠自己实力在打,但业内的话,的确有这样的传言,如果说你们有很强烈的需要,等我们这里的合同履行到后期,打上前百一之后,我们可以帮你们找一下联系方式,但是不可能把这个体现在合同里,也不会对此负责的。】

【这个没有问题。】金曼曼毫不考虑,【行情价请问你们有听说吗?那些道德败坏的主播买一局输赢是多少钱呢?】

对面好像听不懂她情不自禁的一点讽刺(虽然这样是不太好,算金曼曼的坏习惯),【要看分段和难度,越靠近国1,价格越高,一局可能要五千一万的,排位在几万几千的那种,一局五六百吧,逐渐递增的】

【排名如果在几万,如何能保证一定排到演员呢?演员群不会有几万人吧?】

【那应该不可能,具体你可以去问他,但还是有办法,我听说是可以在人少的时段卡点按排位键,一般就能排进同一局了。】

【好的,明白了,感谢,那么,我们再明确一下合作细节,我这里就去拟合同了,当然,也请你们按我们的要求来找主播,一定要让金主开心,这是我们的第一诉求】

金曼曼一边聊天一边又打开窗口,去找工作室成立时签下的兼职法务,林俏在一边还陷入震惊之中,忍不住对金曼曼说,“曼曼,你知道吗,我觉得——你的能力比楚君要强,而且强得多,那女人只是很会装而已,实际上就是个掘金女郎,而且处处都不如你。”

“你知道吗,”她也打开微信开始打字了,多数是在向林阳报告今日大开眼界的见闻,“你可是解决了我哥蛮烦心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他要不多付你一些服务费,我是不服气的。”

“哎,等等——”金曼曼没想到林俏这只小狗,一不看住就惹祸,要阻止已来不及,她哭笑不得,“怎么现在就和他说了啊——我也不知道这能不能成啊,要万一效果不好呢?”

“啊,这……”

林俏也没想到这一点,看她说得有道理,想要撤回又已经来不及了,看看金曼曼,只好抓起她的手一起虔诚祈祷,“没事没事,一定行得通,一定行得通,来我们一起祝愿张伯、陈伯上分顺利,不被狙击,心情愉悦,我们和小主播一起鱼跃龙门发大财——”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