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的尽头是游戏(陪玩不好找)(1 / 1)

金迷 御井烹香 1822 字 3个月前

游戏陪玩当然不是给林阳找,但为什么是由林阳出面来找,这就要解释林家的一些背景了。

林家如果从林阳的父亲林总算起来的话,的确是这几十年间开始在大陆做生意,也的确是一手一脚从无到有拼出来的,但林总的第一桶金,包括后续公司的上市,海外的布局、发展,离不开一些海外亲戚的支持,但他们家族源远流长,早一百多年以前,就有人到世界各地去做生意、开农庄,其中也有一些能人,至少在本地混得还算是可以的。

林总创业初期,是靠海外的汇款作为起家的本钱。这一批海外的宗亲,也有一些敢闯敢做,回到大陆加入了林总的公司,从纺织业开始,到现在各行各业都有林家的投资,其中这些叔伯功不可没,他们在大陆度过了大半辈子,现在多数已经退居二线,但也不愿回海外养老,打算叶落归根,在大陆安享晚年。

但,这是他们的选择,却不是子女们的选择,这些叔伯年轻时来创业,不会带孩子来,即便是在这里又找了小三小四,生了孩子,多数也会送到海外去留学,多年下来,孩子们在异域长大,随着企业发展,家境优裕,置业也不是问题,许多人便留下工作了,回国进企业的很少。

他们和父亲绝不至于没有亲情,至少遗产是要继承的,而且都想要继承大头,但远隔重洋,从小又没有一起长大,对父亲的照顾和问候自然就没有那么精心了。而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金钱也无法买来豁免的,譬如说,人老了以后,不论多么有钱,多么有雄心,总会逐渐失去一些能力。

叔伯们年纪大了,对于社会的新东西,接受得没有年轻人快,生活细节上也需要人来关照,但子女们有时差,而且总有些对老父亲的不耐烦,认为所有的问题都过于简单,不值得一问再问。

这些需求现在主要由林阳来负责照看,毕竟,这世上又一个让人憎恨的事实,便是这些让人讨厌,需求多多脾气古怪的老人,总是掌握着许多宝贵的资源,比如他们都是企业的股东,拧在一起也代表一股力量,这是林阳必须要去联络,要去拿在手里的东西。

金曼曼可以说就是林阳给自己找的承包商,林阳认为她的脑子比较灵活,对新东西很敏感,而且做事靠谱,又是林俏的自己人——现在大概也算是他的自己人了,可以为他分忧。至于报酬,楚君让金曼曼不用担心,“不会低的,老爷子们都很有钱。他们现在主要的烦恼是怎么花钱。”

怎么花钱呢?去找小十六、小十七、小十八吗?大概是有心无力了,小杨的话,虽然刻薄,但是不会有假的,男人过了中年之后,大概是大自然判断,已经没有繁殖的必要了,对于男女的事情会有一个极迅速的欲.望消退期,当然也不乏有些人始终战斗在散布基因的第一线,但大数据是诚实的,很多品牌都专做中年男人的生意,钓鱼、体育,玩车玩表,这都是老男人寄托余生的爱好。

“游戏当然也有人玩了,而且这是很健康经济的爱好。”

楚君介绍说,“玩表,一只表随随便便都几百万,拿到手里之后,实际上获取的快乐并不会太多,这些老先生,本身的交际圈子已经足够高层,他们在其中或许并不算出挑,你觉得是好货,但别的朋友看来很Basic,跟着往里去扔钱,去比家里的Collection吗?没有必要的,林家风格还是比较务实,他们中意在钓鱼、运动上消遣。”

钓鱼也可以很花钱的,开自己的游艇出去海钓,回来直接停泊在自家别墅的码头上,这和住在海边家庭旅馆,包渔船出去海钓,需要支出的成本几乎差了几千万。不过,钓鱼提供的满足感,又和钱没有多大关系,不管你的钓竿再高级,不上鱼就是不上鱼,不喜欢输的人最好只是自己钓,否则比较间难免有落差感。再说,钓鱼一坐就是一天,有些老先生身体也的确吃不消。

玩游戏呢,就不同了,只要找对游戏,有钱肯氪,真能让人返老还童。这些老先生多数也就是六十七八,是三四年前经由林阳介绍开始涉足游戏的,那以后再也没喊过无聊,充钱都是几百万几百万往里砸,还觉得很值,几百万,不过一只表而已,如果买来放在那里,到死了也不出手,它就留给别人继承了。但当它换成游戏中的氪金条时,得来的快乐是实打实的,上千人心悦诚服地叫老大,打打杀杀、攻城掠地,这种快乐在生活中撒钱都买不来。

金曼曼想,如果林阳够狠,就应该自己投个页游,拉人去玩,两边赚钱——其实她也不知道林阳有没有这么操作,不过不管怎么说,老先生们现在不玩页游了,不是因为页游的韭菜越割越狠,而是人不能一直吃糠,一个老先生从生活助理那里学来了玩MOBA,建模精美,而且刺激性更强,一盘接一盘,一个接一个,他们开始转阵地了。

“这下坏了。”

“是,对我们来说,这下工作就麻烦了。”

家族企业,有些地方是不太正规的,人情味会很浓,股东的需求也由公司职工来照顾,楚君之前的工作内容,有一部分就是对接股东们的生活助理——都是在公司挂职,长期出外勤的,她也要沟通一些开销能不能走账,该怎么走账……不管多有钱,薅羊毛都是人们爱做的事情。

大概半年前开始,生活助理反馈,老爷子们逐渐熟悉Moba之后,之前的游戏便弃游了,让他们卖账号‘回血’,于是楚君要安排人去做这些事情,要把账做好,还要编制新的预算去找陪玩,但她平时也有别的事在忙,陪玩只能交给助理找,接下来就发生了不太体面的事情。

“年纪大了,生活助理还是找小伙子比较好,做司机、搬杂物都是很不错的,这些小伙子呢,收入不高不低,一万来块一个月吧,按他们的学历来说,待遇算丰厚了。但长期和富豪生活在一起,心态容易失衡,总是想要捞点外快,他们中很多人也玩游戏,觉得自己可以兼职陪玩,或者他们去往外发包,赚两份钱。”

这里的一些小心思,大家都能明白,在楚君看来这其实也无伤大雅,只要你能搞得掂,老先生没意见,她乐得少一事。但——

“恐怕是带不动啊。”

金曼曼是不怎么玩游戏的,不过她们宿舍有两个人玩,本地有钱人家的小姑娘,玩游戏不找陪玩是很罕见的,对她们来说,花钱就是为了让自己的休闲时间充满快乐,而陪玩的价格,比起出去玩密室、玩剧本杀,实在是很便宜的,而且还能包赢——玩剧本杀可未必会赢。

因此,她也知道一些陪玩的事情,说实话,她舍友的游戏水瓶不算很差,单排也能稳在较高的分段,至少不是永恒黄金,但即便如此,陪玩也有带不动的时候,因为陪玩+金主这毕竟只有两个人,余下三个队友的水平那完全要看匹配系统的良心。

“是的!”楚君发自肺腑地说,“带不动,真的带不动,按照他们的说法,老爷子的水平,最多也就只能带到钻石局,再往上很难,总是难免要输。”

输了心情还能好吗?当然,不至于气出病来,但血压升高是难免的。好几个助理因此都丢了工作,人家才不管你平时工作多尽心——大概也没那么尽心,有钱人么,年轻时候杀伐果断,老了也不至于婆婆妈妈,赚不了这份钱还往身上揽活,全都直接开掉。

但游戏已经上瘾,不打是不行的,按老爷子的习惯,输了那就再氪,而且他们雄心很大,要玩,就要做人上人,不但要做大师、做王者,还要做服务器第一,甚至于想做全球服务器的第一。

这份野心让楚君非常头疼,还好,林阳贴心,适时送上金曼曼来分担工作,楚经理笑容甜美,不知是因为林总给力,还是因为总算可以摆脱这不擅长的领域了。

“首先要能带得动,其次,要能听得懂老先生们说话,他们说话乡音比较重。”

陪玩的收入可以非常的高,但要求也多,“还有,谈吐要文雅,不能说脏话,当然尤其不能骂客户,和老爷子骂起来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的,阴阳怪气最好也是不要——我们之前有找过一些职业、前职业选手,其实同时能满足这些条件的陪玩是不多的。”

她已经为金曼曼总结好了一份文档,里头有她需要的很多资料,“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能让老爷子满意。我们的目标不是真的打什么国一榜一,而是让老爷子觉得自己的钱花得开心。”

楚经理长得很漂亮,而且做事风格也非常专业,待人接物,令人如沐春风,她也是金曼曼所结识的女人之中的异类,她太习惯受到同性的排挤了,尤其是自以为能和金曼曼竞争的同性,对她总带有几分挑剔。美女和美女贴贴这样的好事,或许有,但至少没轮到过她头上。

楚经理对金曼曼很友好,是真的友好,她们之间虽然初次见面,但已感到彼此很能说得上话,沟通起来不费劲,金曼曼觉得这是这份工让人宽慰的一点,不过她也不禁暗自想:楚经理知道Jolly吗?她对金曼曼友好,是否因为判断金曼曼0威胁,根本不可能成为她的敌人,所以才愿意结交她这个朋友?

当然,楚经理也可能完全只是一个善良的人,金曼曼不禁暗自有点厌恶自己,这点习惯性的小阴暗,是不正确的,但也是被生活锤炼着培养出来,难以改掉的劣根。

“我来试着研究一下吧。”尽管心里对这完全陌生的领域有些打鼓,但她还是勇敢接过文件袋,“不敢说保证满意,只能说我一定尽力。”

“加油!”楚经理的鼓励虽然俗套,但却很真诚,透着满满的诚意和急迫,“一定会成功的——我看好你,一定要成功哦!”

金曼曼不禁想这帮老头是多难应付,以至于楚君这样迫不及待地甩锅。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