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 65 章(1 / 1)

第65章

顾景臣举手投降, 猫猫终于满意了,把指甲收了回来。

又凶巴巴地警告了他一声,见他很听话, 它趴在他腿上睡了过去。

很快就打起了小呼噜。

顾景臣又拿起手机进入咸鱼一家的小网店,还剩下两个芦荟盆栽。

他立马给杨敬元发去消息。

【G:去咸鱼一家买两个芦荟盆栽。】

【杨敬元:顾总, 每个号限买一个, 我只有一个号。】

【G:?】

【杨敬元:好的,马上买。】

杨敬元很识时务,他只有一个号, 就向吃货同事求助, 一人买了一个,咸鱼一家仅剩的两个芦荟盆栽全买走了,也总算知道在咸鱼一家抢货的人里有哪些了。

其中就有他老板,自己买了还不够, 还要别人帮他买。

好在顾景臣只要买小盆栽, 不是让他抢水果,限买一份,抢水果他自己就吃不到了。

杨敬元给老板回了个消息,告诉他买好了, 就去吃瓜了。

今晚的瓜有点多。

苏如雪的团队自导自演,已经挽回了很多转黑的小雪花,差一点点就能洗白了,如果不是盛元下场锤她, 她就是今晚的大赢家, 重回娱乐圈巅峰。

可如今, 她炸作翻车, 被骂得更惨了。

她亲生父母为苏微微而死, 换任何一种方式说出这件事,都能为她拉一波同情分,之前抱错被黑的事,也能瞬间洗白,只是没有触底反弹轰动的效果。

苏如雪本来就没什么路人缘了,这次翻车翻得太彻底,给她招了大批路人黑。

三观正常的人,都接受不了她自导自演炒作亲生父母的死。

网络上,又是一阵沸沸扬扬的唾骂声,骂她为了翻红毫无人性。

苏家几人,除了不在场的苏哥哥,另几人都看到盛元发的锤了,他们的反应也各不相同。

苏如雪脸色惨白,拿着手机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顾景臣和苏哥哥还是好朋友,苏爷爷生前生跟顾老爷子也是好友,顾苏两家的关系也还不错,她与顾景臣没什么交集,但也没得罪过她,他何至于往死里整她?就算看在苏哥哥和苏爷爷,还有两家的交情上,也不该对她下手吧?!

苏微微差点就笑了,苏如雪真的走了一步臭棋。

自导自演,还被抓住把柄,直接放出证据把她锤死了,以后都翻不了身了。

本来嘛,许爸爸许妈妈的死还能让苏爸爸和苏妈妈愧疚,这一顿操作下来,再多的愧疚也所剩无几了,明明是个好东西,是她自己把路走窄了。

要怪,就怪她贪心了。

非要先黑到底,再反弹洗白,如果成功,效果肯定很好。

可她没成功,她败成了不相关的人身上,不管是林一念还是盛元,都是不相关的人。

别把不相关的人扯起来,根本不会有那么多事。

苏爸爸和苏妈妈想到一起去了,顾景臣对苏如雪下手,肯定是为了搞顾景明,顾氏今晚直接开除了顾景明,苏如雪是顾景明的未婚妻,顾家兄弟两个内斗,苏如雪成了炮灰。

他们又想起顾老爷子。

刚和顾长泽谈好婚事,顾老爷子就打电话来劝阻,说和顾景明结婚不是一件好事,希望他们再考虑考虑,只可惜,当时他们都没听进去。

苏爸爸黑着一张脸,他也很生气苏如雪自炒,但她没有得罪顾家。

顾家两兄弟内斗,凭什么把他苏家的女儿卷进来?!

实在气不过,苏爸爸一边砸钱让人撤热搜,一边拨通顾景臣的电话。

等电话一接通,他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顾贤侄,我女儿哪里得罪你了?”

那边的顾景臣说:“苏小姐没有得罪过我。”

苏爸爸就被气笑了,“你和顾景明内斗,那是你们的事,把我女儿卷进来算什么?今晚的事,你必须给我个说法,不然我就去找你家老爷子!”

顾景臣听了也觉得好笑。

和顾景明内斗?他什么时候把顾景明放在眼里了?

从一开始,顾景明就没资格和他斗,就连顾长泽也没这个资格。

过了几秒,苏爸爸得到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与顾景明无关。今晚的事,是苏小姐先把无关之人卷进来,林一念是盛元的股东,苏小姐想往上爬,也不该踩着盛元的股东。”

苏爸爸险些以为自己幻听了。

林一念?林家那个女儿林一念?她是盛元的股东?!

恍惚间,他想起最近的一则传言,顾景臣谈了个女朋友,还没结婚就一掷千金送出盛元的股份,顾老爷子和顾老太太也对女方很满意,还送了她几套房子。

之前听到,苏爸爸还当成谣言。

顾景臣不像那种谈恋爱谈昏头的人,怎么可能没结婚就送股份?

现在听到顾景臣亲口承认,女方也是他认识的人,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怎么会是一对?

苏爸爸用力地抹了把脸,他觉得自己能明白顾景臣的心情,苏家两个女儿内斗把林一念卷进来,就跟他认为顾家兄弟内斗把他女儿卷进去,大概是一样的心情了。

他换了种语气说:“今晚的事,是如雪做得不对,我已经骂过她了。我明天就带她上门向林小姐道歉,顾贤侄也高抬贵手,不要弄得太难看。”

说到这里,苏爸爸还用力瞪了苏如雪一眼。

自家人要怎么斗,就在家里斗,把林家扯进来算什么?

顾景臣并不买账,不紧不慢地说:“苏伯伯,你该深入地了解一下网暴会造成的后果,以苏小姐一线明星的号召力,林一念全家都是普通人,如果他们一家人扛不住,苏小姐就是杀人凶手了。毁了人的生活,还威胁到人家的生命安全,不是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就能轻易抹平的。我今天就给苏伯伯一个面子,把热搜撤了,希望苏伯伯教育好自己的女儿。”

他也只是撤热搜而已。

要不要起诉苏如雪,那是林一念的事,他说了不算。

林一念要起诉苏如雪的话,盛元的律师团供她差使。

如果她愿意和解,那也随她。

苏爸爸道完谢,这才挂了电话,整个人疲惫得不行。

这个烂摊子他收拾不动了,被一个后辈让他教育好女儿,他的老脸都快没地方搁了。

另三人的视线都粘在他身上。

在听到苏爸爸说要去林家道歉时,苏微微差点就崩不住笑了,今晚过后,她在苏爸爸和苏妈妈面前形象崩塌,苏如雪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比她更惨。

想想比她更惨的苏如雪,苏微微心里就没那么难受了。

苏如雪靠在沙发上,就连嘴唇也毫无血色,她想过很多种可能,也和苏爸爸一样想过是顾家兄弟内斗,自己成了炮灰,唯独没想过是为了林一念。

这怎么可能呢?他们怎么会有交集?明明是两个世界的人。

等苏爸爸的目光落到她身上时,苏如雪紧紧地抿着唇角,就连语气都弱了下去,听起来有气无力,“不可能,我一开始也没有把林家卷进来。顾景臣要拿到那么多证据,也需要时间,他肯定早有准备,他本来就想对付我。”

临时想找那么多证据,怎么可能说找到就能找到?

苏爸爸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内心也是一阵阵的无力,“他是不是早有准备已经不重要了,你针对林一念是事实。在你下手前,他也没有出手。”

不管他是不是早有准备,事实是苏如雪先动的手。

她先动手,就别怪别人反击。

顿了下,他又问:“小雪,你自己也被网暴过,你住在别墅区很安全,别人进不来。林家在上原村,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进去。你想过后果吗?网暴他们对你有什么好处?”

苏如雪抿着嘴角,就不说话了。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她两次主动示好,林一念都不给她面子。

也可能是为了踩苏微微?养父母一家不是好东西,她岂能出淤泥而不染?

苏家给了林家两千万也是事实,踩了她又能怎样呢?

却怎么也没想到,这场必赢的翻身仗,会栽在林一念手里。

一个在娱乐圈混不下去的人,谁能想到她背后有那么大的能量?

苏微微目光闪烁,偏偏不肯放过她,她小声问:“姐姐,我养父母一家得罪过你吗?他们只是好好地养大了我,难道这也是一种罪吗?”

苏如雪抬眼看向她,这种时候落井下石,她以为她自己有多好?

不等苏如雪开口,苏爸爸先一声怒喝:“微微!你现在满口养父母,知道他们对你好了?当初和他们断绝关系的人,不也是你吗?”

一句话,就让苏微微得瑟不起来了。

苏爸爸已经拿这两个女儿没办法了,一个问话不答,另一个自己还没洗白,看到别人落魄了她还得意起来了?她是不是忘记自己欠了小雪什么?

不能让她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

现在已经反目成仇了,再住下去恐怕会出事。

苏爸爸再次看向苏如雪,他又说:“你别再招惹林一念了,你现在先发微博道歉,明天再跟我去林家道歉,如果能和解,最好别打官司。”

打官司也是必输无疑,自己这方有错在先,人家手里还有证据。

苏如雪拒不合作,“我不道歉,她也没给过我面子。”

苏爸爸问:“不给你面子,你就要往死里整她一家吗?”

苏如雪拉不下脸,就算她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她曾经到达过的高度,林一念也只能仰望,让她向一个混不下去退圈的十八线道歉?

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最多让我工作室道歉,我不可能道歉。”

“林一念是盛元的股东,你不道歉这事就没法善了。”

苏妈妈惊讶问:“林家那个女儿是盛元股东?外面传的是真的?”

苏爸爸点头默认了。

苏微微回归豪门不久,还没融入圈子,不知道苏妈妈后面话是指什么,听到林一念是盛元股东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林一念怎么会有盛元的股份?

苏如雪死死地咬着下唇,外面盛传的流言,她也听说过。

以前苏爷爷在世时,心仪的孙女婿其实是顾景臣,可惜他不愿意。

不愿意和她订婚,却看上了林一念?她哪里比不上林一念了?

在苏妈妈的劝说下,苏如雪还是发了道歉微博。

她内心觉得很难堪、很屈辱。

林一念反击时说了别滑跪,她现在道歉算不算滑跪?!

里子面子都丢完了,苏如雪的脸皮已经受不了了,她回到房间里把门一关,就不愿意出来见人了,尤其不愿意面对苏微微,实在太丢脸了。

……

盛元在压林一念的热度,苏爸爸在压苏如雪的热度。

有关苏如雪的热搜,就只剩一个道歉了,也看呆了吃瓜群众们。

就有好事的网友去查企业,查到盛元的股东里有林一念的名字,震惊得猹猹手里的瓜都掉了,苏如雪之所以翻车,是因为踢到铁板了?!

这个消息只在小范围内传播,看到消息的人不多。

也给林一念涨了一波粉。

之后再考古,吃瓜群众又吃撑了。

这位姐退圈前差点成了花漾的代言人,结果黑心经纪人从中作梗,她直接退圈了,黑心经纪人出事时还被花漾锤过,当时网友还觉得林一念很惨,混了四年还是素人。

如今再看,花漾被盛元收购了,她是盛元的股东,给自家品牌当代言人,黑心经纪人想捞一笔,结果翻车,还被花漾告了,索赔几百万。

吃瓜群众怀疑是花漾和林一念联手作局,为了掏空经纪人的钱包。

这个说法,很快就被其他的吃瓜群众给否定了。

吃瓜也要严谨点,时间线对不上,当时林一念还不是盛元股东。

林一念吃了一圈瓜,也没有回应苏如雪的道歉。

只是在家族群里回了两条消息,让大姨和二姨两家都能安心。

临睡前再打开购物APP,上了个杨梅链接。

种植园里的杨梅熟了,这个是不用催生的,本来不想卖,准备用来做杨梅干,但今晚的吃得太饱了,也让买家吃点好吃的水果,传递快乐。

考虑到杨梅不好邮寄,跟草莓一样容易压坏,要定制的盒子,现在定制盒子已经来不及了,拿草莓礼盒装杨梅又不太合适,成本还过高。

那就,只能限同城了。

今晚的杨梅,是同城买家的快乐,外地买家看得到买不到。

价格不贵,五十九块钱三斤,总共二十份,可以邮寄,也可以自取。

恶龙聚集地的买家看到了,发现自己买不了,就把链接发到群里。

【锅了个大铲:救命,我这里好像被咸鱼一家拉黑了。】

【锅了个大铲:咋回事啊?之前的芦荟都没事。】

【杨枝露露:我也买不了。】

【喵喵教:我看以杨梅了,我也买不了。】

【咕咕精:我也买不了。】

【大音希声:我能买。安心啦,能自取,肯定只限本地买家。】

【美鱼鱼:我现在订海城机票来得及吗?】

【咕咕精:来不及,卖完了。】

第一个蹲到货的杨敬元买到之后,就把链接发给顾景臣了,并告诉他自己买了一份,在提醒顾景臣别想找他买,限买一份,他已经买了。

等顾景臣那边下了三单,杨敬元才发给吃货同事们。

二十份杨梅根本不够分。

买完之后,他给客服发去消息。

【杨敬元】:自取怎么取?

【咸鱼宝宝】:上原村,小鱼塘蛋糕店,明天下午才有~

【杨敬元】:林小姐?

【咸鱼宝宝】:请叫我客服~

【杨敬元】:我明天下午去取。

……

第二天早上,叶从荣和林秀丽睡醒后,看了家族群里的消息,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俩人的差点气坏了。

本来就对苏家印象极坏,这会儿,对苏如雪的印象更是跌进了谷底。

钱是苏爸爸主动要给的,他们家也不缺那两千万,还说他们家卖女求荣?

他们的朋友还发消息,有人酸他们得了两千万,也有人安慰他们。

酸的人里,就有姑姑一家,当时为了一套房子反目成仇,姑姑一家虽然不知道叶从荣的家底,但也知道他们家不缺钱,否则也不可能全款买两套房子。

可能是叶从荣以前对他们太好了,让他们当成理所当然了。

后来散伙了,他们还等着叶从荣主动低头。

可惜没等到,还等到苏微微是豪门千金,她的亲生父母给了叶从荣一家两千万,姑姑一家嫉妒得眼珠子都快滴血了,给叶从荣发了些酸言酸语,又给苏微微发去很多消息。

叶从荣没理他们,苏微微有没有理他们,就不知道了。

“说我们一家见钱眼开?如果我们不把钱捐出去,是不是就活该挨骂了?”叶从荣就跟吃了只苍蝇一样,气得不行,他咽不下这口气。

如果钱是自己花的,他们是不是就不能反击了?就只能认骂了?

苏家就没有好东西,拿钱买断关系的是苏家,事后跳出来讨嫌还是苏家。

对那一家子,叶从荣简直是厌恶透了。

林一念说:“不会,我们家又不缺钱。”

他们家有那么多房本,不提房子,就说他们家的八个铺子,哪个不值两千万?

叶从荣还是很气。

林秀丽也气,“还好他们家狗眼看人低,没跟咱们家来往。”

苏如雪的道歉,他们也没看到几分诚意,不过是事情败露后不得不低头。

气了一顿,三人就去种植园摘杨梅了。

杨梅树也大丰收了,枝头挂满了杨梅,已经很熟,红得发黑了。

他们带了几个筐来,又大又红的杨梅装了满满四大筐,差不多有二百斤。

在小木屋里洗了一盘,很甜。

趁着太阳还没晒到这里,一家人坐在小木屋前。

吃了几颗杨梅,叶从荣心里的火气就消了一半,“我以前不吃杨梅,牙齿受不了。我们自家的杨梅是甜的,就没有负担了。这日子过得可太舒心了,”

如果没有苏家人搞事,就更快乐了。

林秀丽说:“那你多吃点。过阵子,石榴也熟了。”

林一念回头看了眼石榴树,“可能还要半个月。”

最近不下雨了,可以常驻种植园了,小木屋旁的葡萄藤爬得满地都是,可以挨着小木屋搭个葡萄架,让它往葡萄架上爬,以后可以坐在葡萄架下乘凉。

她刚提到葡萄架,林秀丽就说:“那就早点搭,我看藤上有好多小葡萄。”

有林一念在,种植园里的果树都能大丰收。

葡萄藤上很多小串了,再过一个半月,应该就能吃了。

叶从荣说:“明天就搭,我今天去找材料。搭钢架还是竹架?”

林一念说:“到台风季了吧?竹架扛不扛得住?”

林秀丽说:“扛得住,我小时候看到的葡萄架都是竹子搭的。”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今天处理完杨梅,明天就搭竹架。

种植园的花种也可以撒下去了。

林一念买了波斯菊种子,买家说有很多种颜色,她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看卖家秀是合格的,花好看,叶子也好看,连成一片就更美了。

吃完杨梅,她就去小木屋里找到花种,在划好的花园区域撒上花种。

小木屋里该安排的东西,也可以安排上了。

以前要常驻种植园,冰箱里不能太空,种果茶的工具也要准备一套。

在种植园里呆了一上午,他们带着杨梅开车回家。

路过大姨家的大排档,先送了大姨一小筐杨梅,大概有二十来斤。

等会再给二姨家送一小筐,又卖了六十斤,自家还剩下一百斤。

车子刚停稳在自家楼下,正要把杨梅搬下去,旁边停放已久的黑化轿车打开车门,苏哥哥过来帮忙搬杨梅,叶从荣看到他还愣了几秒,随后他的脸就黑了。

“放着,别动我的东西。”

姓苏的一家子,没一个看着顺眼的。

苏哥哥把一筐杨梅放在地上,又向后退了几步,也不说话。

不远处的车前站着苏爸爸,他还在给女儿做思想工作,来得时候说得好好的,林家人一出来,她突然就变卦了,低垂着脑袋坐在那里,不愿意下车。

苏爸爸叹了口气:“如雪,爸爸那么大年纪,还要陪着你一起向人低头,你也体谅一下爸爸不容易。”

苏如雪睫毛轻颤,她咬着唇角,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她的婚约没了,事业也被摧毁了,还要向人低头道歉。

可当她看着一旁的苏爸爸,还是妥协了,以前意气风发的爸爸在一夜间就老了,都是为了她和苏微微愁的。

“爸,我去道歉,你不用低头,错在我,与你无关。”

“你是我女儿,我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孩子,怎么与我无关?”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