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6第 61 章(1 / 1)

第61章

吃完整个瓜, 林一念也觉得很惊奇,“苏微微真的成长了。”

原著是个虐文,但受虐的只有女主, 现在不一样了,女主也会反咬男主一口,从男虐女升级成男女互虐,有点意思,希望苏微微保持住,继续虐。

话又说回来, 不愧是狗血虐文, 很多剧情都变了, 苏微微和顾景明提前在一起了, 感情也提前升温了,但该有的误会一点也没少。

苏微微被认回豪门了,顾景明不知道,还想让她当金丝雀。

顾景明的未婚妻是苏如雪, 苏微微也不知道, 只觉得受到了羞辱。

这是一场身份引起的互虐。

等苏微微的身份揭露, 苏如雪也会卷进来,就会更混乱了。

林一念看完苏微微的树洞, 也没有回复,希望苏微微挺住,要刚一点, 她现在是苏家千金,别像原里那么软了,往死里虐顾景明。

另一边。

苏微微当着秦明月的面,收拾了几样重要物品, 一些衣服鞋子之类的东西,她都不想要了,苏爸爸和苏妈妈会给她零花钱了,她现在不缺钱,衣服鞋子可以随便买。

秦明月见她红着眼眶,背上一个小包就要走。

她又开口:“等等,我说了,限你今天之内搬出去!”

苏微微之前顾忌着她的身份,不想让顾景明为难。

现在不了,她已经和顾景明结束了,他妈哪来的资格指着她的鼻子说话?

苏微微吸了吸鼻子,冷笑着怼了回去:“那些东西我都不要了,我也不要你儿子了。都是我抛弃的东西,让他们烂在一起吧。秦女士,虽然我和你儿子已经分手了,但还是想好心提醒你一句,用手指着别人是件很没有教养的事。希望下次见面时,你会当个有教养的人!”

说完,苏微微还笑了,在秦明月难以置信的目光下走了。

给你脸,把你当人,你才是人。

不想给你脸了,也不想把你当人,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经历过离家出走,苏微微早就成长了,不是那朵柔弱可欺的小白花了。

小白花的外表只是她的保护色,不惹她,大家都没事。

惹到她了,她会骂人的。

秦明月气糊涂了,她打开门追了上去,一边气急败坏大骂:“你个不要脸的女人,之前为了钱巴着我儿子,现在我儿子不要你了,你还骂人?”

苏微微正在等电梯,听了这话,也是怒气翻涌。

她按捺着怒火,笑着说:“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儿子还没结婚呢,就想着养小三了。我建议你回去查查你老公,没准你老公的小三小四和小五都多到扎堆了。”

电梯一到,苏微微转身就走了。

秦明月被她戳到痛处了,眼神可怕到几乎能杀人。

可能是她自己的亲身经历吧,她总觉得苏微微是那种想傍上有钱男人往上爬的女人。

这种女人的底气都来自于男人,被羞辱了,也只能默默承受。

结果让她大开眼界,苏微微根本不接受羞辱,还敢骂她?

秦明月一个电话打给儿子,说苏微微骂她,让顾景明和她彻底断了。

之后又找了保洁来打扫卫生,把屋里女人用的东西全部扔掉。

苏微微来到地下停车场,就崩不住了,拿出手机对着林一念一顿哭诉。

她还越想越气,又伏在方向盘上哭了好久。

她真的很喜欢顾景明,当初急着回苏家,很大一部分原因就为了顾景明,想有个能配得上他的身份,可今天,她发现顾景明没想象中的那么好。

苏微微哭的是自己被践踏的爱情,和自己付出的所有努力。

她努力了那么久,她以为自己抓住了他的心,他已经很喜欢她了。

结果呢?他轻飘飘的一句把她养在外面,他把她当成什么了?

不就是仗着她爱他,他才敢这么羞辱她、践踏她么?!

正哭着,手机响了,是她一个朋友打来的,说今天过生日喊她一起出去玩,苏微微听到地点是个酒吧,她犹豫了几秒就答应了,立马驱车前往。

……

第二天,吃瓜群众林一念又吃了个后续瓜。

——温柔男二出现了。

昨晚苏微微借酒消愁,一边哭一边喝,喝得烂醉。遇到两个坏人想带她走,温柔男二从天而降,报警把坏人抓走,还呆在派出所等她的家人过来。

巧的是,温柔男二还是苏哥哥的好朋友。

剧情一开始就劈了叉,现在又好像回了正轨,只是时间提前了很多。

但跟林一念一家人没关系,他们一家人早就远离剧情了。

安静吃瓜就好。

外面还在下雨,林一念还在家里啃书,又收到叶小希的微信。

【叶小希:同学,我又拿到一些资料,还是放冬冬奶茶店吗?】

【林一念:之前的我还没学完。】

【叶小希:学我手里这份,资料更细致,还有我老师记的笔记哦!】

【林一念:你老师的笔记?】

【叶小希:我老师也是咸鱼一家的买家,你上次还见过他。】

【林一念:不想要。】

林一念直接拒绝了,叶小希的书籍她花了两个草莓礼盒,她老师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给陌生人送资料,不管对方想要什么,她不想和对方做交易。

如果是白送,那就更不可能了。

人家愿意送,她还不想收呢,她不想欠谁什么,谁也别想欠她的。

说到见过,她也想起来了,上次是见过叶小希和个老人走在一起。

叶小希愣住了,拒绝得太干脆了!

她老师的笔记,居然有人不想要?果然是个行人,不知道她老师多牛!

她准备给林一念科普一下自己的老师,让她知道她老师的笔记多珍贵。

【叶小希:你肯定不知道我老师有多牛,你可以搜索一下杨清元。】

【林一念:不想知道,不想搜索,别打扰我看书。】

【叶小希:等等,这些资料呢?】

【林一念:不想要。】

【叶小希:好好好,我们不说资料。说说你的草莓盆栽。】

【叶小希:我老师的妈妈,之前买过99999的草莓盆栽,听说被你劝着退款了。能不能卖一个给我老师?他想拿去孝敬老太太。】

【叶小希:你人呢?】

【叶小希:同学,你快回来!】

林一念直接不回消息了,叶小希都快把手机屏幕戳烂了。

她昨天在恶龙聚集地受了不少刺激,后来又被杨清元刺激了一顿,用一种很遗憾的语气说他母亲买过99999的草莓盆栽,可惜退掉了,现在他还想买个999999的草莓盆栽。

她印象里朴素的小老头,要花一百万买个草莓盆栽?

刺激大了,叶小希现在都快搞不清物价了。

叹气。

雨天不想出门,林一念沉迷学习,过一个小时还会休息十分钟,撸个猫或撸个狗,小日子过得很快乐,根源就在也不用上班,上班族就没那么幸福了,刮风下雨都要上班。

就有两个上班族在摸鱼。

一个是杨敬元,另一个女律师叫江若然,前几天来林家,吃到超好吃的水果,林家还给给他们送了一大袋水果,吃了几天,今天早上就吃完了。

于是,两个就摸进了咸鱼一家。

是有这么一家店,但是店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杨敬元和江若然是微信好友,同为吃货,难免要交流一下。

一个人可能找错店了,两个人怎么可能都找错?!

互通了一下消息,杨敬元决定去问问林一念,他们是微信好友。

很快,林一念就收到杨敬元的消息了。

【杨敬元:林小姐,你上次说的咸鱼一家,我怎么没找到?】

【杨敬元:能麻烦一下你发个链接吗?谢谢了。】

【林一念:咸鱼一家的东西有点小贵哦,你真的要买?】

【杨敬元:一分钱一分货,上次吃到的水果值得高价。】

【林一念:等等,我去找找。】

这小伙伴挺上道的。

林一念不是去找找,她是去上货,没货怎么发链接呢?

这几天下雨不想出门,也不想去种植园,那就上点草莓和小番茄吧。

正好她想养成草莓老桩,要摘很多茬草莓,草莓礼盒可以多上一点。

价格还是原来的,四十二颗的大礼盒的两千块,二十颗的小盒一千块,每种礼盒上了二十个,有史以来草莓礼盒上过最多的一次,但还是限购,每个限买一个。

之后就是小番茄了,三斤的小番茄售价五百九十九,也是二十份。

上完货,林一念把两个链接一起发给杨敬元。

【林一念:今天有草莓和小番茄。】

【杨敬元:多谢林小姐。】

杨敬元打开链接一看。

咦,这个店家的LOGO,不就是他和江若然找到的店吗?

之前没有商品,他给林一念发了条微信,就上货了,再看发货地址在海城。

杨敬元合理怀疑这是林一念家的店,不然怎么会说有货就有货?!

草莓礼盒的价格,也对得起它的味道,完全合理。

杨敬元买了个草莓礼盒,又买了一份小番茄。

还把链接发给江若然,让吃货同事一起买,一起快乐。

两个不知社会险恶的小吃货,还做了一件他们以后会后悔的事。

杨敬元想着他和林一念有缘,帮一把有缘人,给她家带一带生意,还把链接分享给另几个同事,并告诉他们咸鱼一家的草莓有多好吃。

他的同事,收入很可观,买草莓礼盒毫无压力。

杨敬元是老板心腹,另几个同事见他卖力推荐,再看一眼价格,三斤小番茄售价差不多六百块?这明显是宰肥羊的价格,草莓礼盒就更贵了。

同事们下单了,他们买的不是水果,是世故,是给杨敬元面子。

江若然有个同城吃货群,群里的人不多,是几个同城的女孩子,有吃好的会一起分享,有时候还会拼个饭,她下完单以后,就分享到吃货群了。

并在群里大吹特吹,说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草莓和小番茄。

群里的小吃货们心动了,经过群友认证的美味,那必须好吃啊!

小吃货们一起下单了。

下完单,再回去想看看产品描述,结果发现草莓礼盒已经卖完了,又点进小番茄链接,也卖完了,这是货太少,还是卖货的速度太快?!

……

新规矩,上完货,就要发微博分享给买家们。

林一念考虑到杨敬元的手速,没有马上发微博,而是过了十分钟。

【咸鱼一家:上货啦~今天大量上货,刚上了四十个草莓礼盒和二十份小番茄,是不是超多的?快夸我,夸高兴了,下次也上那么多~】

微博刚发出去没人看到,过了一分钟,就有买家评论了。

但是,没有人夸她。

【打一只地鼠:宝宝,货呢?我什么也没看到!!】

【美鱼鱼:说好的大量上货呢?】

【咕咕精:这叫大量上货?】

【锅了个大铲:卖完了才通知我们,宝宝,你再上一次货吧!】

总共才那么点东西,都不够他们恶龙聚集地的群友分,能叫大量上货?

果然是个小朋友,她对大量上货的认知好像有点问题。

哭哭,他们什么都没买到!

林一念看到这些评论,打开购物APP一看,哦豁,不到五分钟就抢完了,奇怪的是,今天买货的全是新号?除了一些海城的地址,剩下的都集中在两个城市。

她上了草莓和小番茄共六十份,被这三个地区瓜分完了。

海城的买家,估计是杨敬元和那个女律师带来的,另两个城市像是突然涌出大批买家。

林一念看了一会儿,也没有怀疑,只以为是哪个买家的亲朋好友。

发现好东西,和亲朋好友分享,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关注了咸鱼一家微博的买家还在发消息,林一念又更新了一条。

【咸鱼一家:那,明天再上一点大西瓜?一百个?】

买家们磨刀嚯嚯,已经做好抢货的准备了,结果看到个明天?

他们等不及了啊,今天就想买!

可林一念心硬如铁,说明天就是明天,只是挑了个买家回复预告了明天的上货时间。

中午雨停了一会儿,林一念去天台催生草莓盆栽,四十个草莓礼盒,一千二百多颗草莓,五十个新种的草莓盆栽每人都催生了好多茬,等小番茄好了,全部打包好分批送下楼。

林一念和叶从荣一起去寄快递,电梯到三楼,遇到昨天的两个新租客。

她们进了电梯,看到电梯里堆了好多快递盒。

“房东阿叔,要帮忙吗?”那个圆脸女孩笑着问。

“不用,这些东西不多。”叶从荣也客气地问了句,“你们的店开始装修了吗?”

“已经找了装修公司,明天就过来装修。”

“那挺好,遇到什么麻烦就去派出所,就在后面那条街。”

“好的,我等会去看看位置。”

林一念全程没有开口,那个高个子女孩,只是进电梯的时候跟叶从荣点点头,当作打招呼,也一直没开口,但她眼角的余光一直落在林一念身上。

电梯到了一楼,叶从荣说过不要帮忙,两个女孩还是有帮忙搬东西。

她们力气还很大,一搬就是一摞几个纸箱。

四个人把电梯里的快递盒搬到快递点,两个女孩又去对面楼下,林一念看着她们拉开一个铺子的卷闸门,又过了几秒,她才收回目光。

叶从荣也看了一眼,“一一,你在看什么?”

林一念说:“等她们的小店开业,我们去照顾一下生意。”

她怀疑这两人的出现不是偶然,也可能是她疑心病重,还要再观望一下。

叶从荣听了,也赞同地点点头,“这两个小姑娘是挺好心的。”

寄完快递,他们又一起回家。

……

下午还收到顾景臣的微信,说来拿他的草莓盆栽。

上个月在顾景臣出了车祸,两个老人都担心得不行,吃不好也睡不好,肉眼看着他们在短短时间里老了好多岁,是一种由内而外的疲惫感。

他们第一时间怀疑顾长泽。

如果顾景臣意外身亡,受益人是谁,不必问了吧?

顾景臣的母亲名叫许亦柔,她九岁丧母,十三岁丧父,已经没有别的亲戚了,顾老太太和她母亲有些渊源,把她带到顾家,老两口把她亲生女儿来疼宠。

许亦柔是个漂亮聪慧的女孩子,少年顾长泽也是个翩翩少年,俩人青梅竹马,又自由恋爱,再结婚生子。

刚开始很美好,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顾长泽就变了。

等秦明月带着顾景明上门逼宫,骄傲如她,毫不犹豫提出离婚。顾家老两口也坚定地站在许亦柔这边,把顾长泽拉去做结扎,还把他赶出去了。

离婚没两年,许亦柔在外面旅游时发生意外,就这么走了。

顾长泽厚着脸皮一再登门,一开始两老口还会赶他走,可顾长泽脸皮太厚了,赶走了他又来,时间久了,老两口就不管他了,他又慢慢地登堂入室了。

之后又得寸进尺,时不时带顾景明来找个存在感。

这次顾景臣车祸醒来,他能感觉到爷爷奶奶心事重重,好像有什么秘密瞒着他,还催他早点结婚,又是催他立遗嘱,还嘱咐他千万财产宁可送给外人,也不能给顾长泽。

车祸的事,他们三个都怀疑是顾长泽做的。

后来查到顾景明的舅舅头上,可他们的怀疑并没有打消,都认为是顾长泽授意的。

一旦顾景臣出事,他名下庞大的资财都会落到顾长泽手里。就算查到顾景明的舅舅头上,到时候顾长泽再出谅解书,最多判个十几年。

等顾景臣一死,顾长泽只有顾景明一个儿子,财产最后又会归谁?

有着利益关系,顾景明的舅舅心甘情愿拼着坐牢也想弄死顾景臣,可惜机会只有一次,顾景臣已经立了遗嘱,再杀他一次,他们也拿不到一分钱。

除了他自己,顾老爷子还在密谋一件大事,自从顾景臣醒来那天,顾老爷子又问了他一次,是不是真的不想要顾氏,顾景臣再一次确认了。

顾老爷子的计划,他都知道,过阵子顾氏可能要改姓了。

孙子没事,顾氏他们也另有打算,可还是心事很多,他们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巨石,他们吃不好也吃不好,顾景臣担心他们的健康,但又帮不上忙。

直到他们吃了林家的水果,夜里睡得香了,还说小番茄很开胃。

这不,顾景臣就惦记上他的草莓盆栽了。

这回不是在楼下交易,他和司机一起上了楼,还拎了好多礼盒。

威武也一起来了。

今天的威武不太一样,它脖子上多了块牌子,金灿灿的,有它的名字,还有铲屎官的电话号码,上面还镶了一颗红宝石,一看就是只富贵猫。

进门后,富贵猫威武和小伙伴威风依然友好。

顾景臣跟林秀丽和叶从荣聊了几句,就说到救命恩狗。

他打开一个礼盒,再朝小肥狗子招招手,“威风,过来。”

威风走了过来,他在礼盒里取出一条链子,下面还挂块狗牌,狗牌和链子都金闪闪的,透着富贵气息,威风也不挣扎,让他戴上了狗牌。

不仅威风有,就连威严和大喵小喵都有,都是同款的牌子。

猫猫狗狗一起富贵。

果然是救命恩狗的待遇,金链子和金狗牌值得拥有。

林一念给威严和大喵二喵戴上金牌牌,看到同款的牌子,威武对威严也不再嫌弃了,慢慢地走向了威严,大家戴着同款牌子,就是一家猫猫了。

威严也很友好,两只猫猫第一次依偎在一起。

林一念见状,掏出手机给它们拍了张合影,一屋子的富贵猫狗。

等顾景臣离开时,威武还舍不得新认识的小伙伴,还有小伙伴的崽儿,霸道猫猫已经把它们划到自己猫的范围内了,它还想叼一只崽儿回家。

可惜顾景臣不让,“公主,不可以,这是别人的崽。”

喊到公主的名字,就像按了个奇奇怪怪的开关,它一下子就变得高冷起来了,毛茸茸的尾巴一甩,高贵的公主猫猫在顾景臣前面走进了电梯。

十个草莓盆栽一次让他带走了,和上次寄给远山雪的一样,十个草莓盆栽成熟度都不太一样,全熟只有两个,剩下的八个盆栽会在之后的时间里陆续成熟。

坐上回家的车,顾景臣想到上次在盛元的兰花盆栽。

都是盆栽,都是林一念,上次的兰花盆栽只有他和司机见过它病恹恹的样子,杨敬元没见过,他只是下楼接它,也只有顾景臣一个知道它在短短时间里,从病恹恹到精神饱满。

之前他不想探究,可现在又遇到她了。

爷爷奶奶吃了林家的水果后,睡得香了,胃口也变好了,肯定不是偶然。 .w. 请牢记:,.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